在銀河系邊緣的圖書館裡發現丈夫的骨頭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對讀者而言,小說由角色、情節與場景三者構成,故事就是角色在場景中因衝突而發生的情節。有時俺會在課堂或講座時提到,小說的篇幅越短,這三者當中,情節的比重就越大──這並非通則,提到這事的場合,談的大多是類型小說,尤其是創作者原來就打算寫個情節較複雜、或…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表演性格超強烈的文學獎得主來圈粉!

2020年台灣文學金典獎的百萬得主陳思宏從小喜歡讀書,文學作品沒少碰,通俗小說沒放過。在藍領階級除了白天工作、晚上還做家庭代工好讓台灣慢慢經濟起飛的七、八零年代,家中人口眾多的陳思宏如何養成喜愛閱讀的習慣? 陳思宏以《鬼地方》一書拿獎,寫彰化永靖,再出版《佛羅里達變形記》,寫美國佛羅里達;2020年…

「如果文學是救贖是力量,沒有道理越寫人生越糟吧。」──專訪《白童夜歌》孫得欽

1983年生的孫得欽,畢業於成功大學中文系、東華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著有詩集《有些影子怕黑》,參與黃以曦主導的多人對寫集《尤里西斯的狗》,譯有《當你來到幸福之海:卡比兒詩選》。 留著長髮、綁著一撮馬尾的孫得欽,給人一種在心中苦行(苦刑)的感覺,每次答覆都像是要從無邊大海裡撈出他所能給、最接近原意的…

「改編就是背叛和掠奪。」──如何將艾莉絲.孟若的小說改編成阿莫多瓦的電影?

編譯/黃彥霖 「事物的複雜性彷彿永無止盡──一件事中藏著另一件──沒有什麼是簡單、沒有什麼是單純的。」 2001年,艾莉絲.孟若(Alice Munro)在一場《紐約客》的訪問中,對小說與詩歌編輯昆恩(Alice Quinn)這樣描述她對人生、對小說的看法。而就是這種平淡事物彼此交錯、鑽疊所形成網絡…

伊格言讀富蘭納瑞·歐康納與艾莉絲·孟若之向爸媽道歉大會

文/正好 「我要跟我的爸爸媽媽道歉。」當著讀者的面,主講人劈頭就以這句話開場。 不,這不是什麼現正流行的受害者道歉記者會,而是伊格言於9/21在紀州庵主講的經典也青春講座開場白。這天,知名作家伊格言的講題是「讓我們在無邊無際的恐怖中衰老」,要帶領讀者深入精讀富蘭納瑞・歐康納(Flannery O’c…

你不閱讀沒關係,我可以演給你看──專訪演員、作家鄧九雲

文/陳心怡 鄧九雲,一個復古又文青的名字,正職是演員,但自從 2013 年出版第一部文字作品後,年年都出書,投入創作的心力比演出還大,冠她「作家」頭銜,卻不太能被她欣然接受,因為「我沒想過要當作家,我只是在分享一些故事,而且在台灣一講作家,就容易跟愛看書的人圈在一起,但我更希望分享給那些原本不見得愛…

作家的工作沒人能夠了解,連作家自己也無法解釋──艾莉絲‧孟若談寫作

編譯/白之衡 加拿大作家艾莉絲‧孟若(Alice Munro)今年7月10日剛滿八十五歲。孟若寫作近五十年,贏得多項成就,包括三次加拿大總督文學獎(Governor General’s Literary Awards)、美國國家書評獎(American National Book Cri…

她的愛情讓他丟了差事;她很難判斷他是被開除,還是對出軌感到厭倦

文/艾莉絲・孟若 •信 露易莎坐在商務旅館的餐廳裡,拆開那天從海外寄達的信。她跟平常一樣點牛排和馬鈴薯,配一杯葡萄酒喝。餐廳裡只有少許旅客,還有那位每天晚上來這邊吃飯的牙醫,因為他是個鰥夫。牙醫起先對她產生興趣,但是後來說他從沒看過會碰葡萄酒或烈酒的女人。 「這是為了我的健康著想。」露易莎正色道。 …

艾莉絲孟若:有些故事比其他的更貼近人生,不過都沒大家想的那麼貼近

文/艾莉絲・孟若 我發覺,我寫的東西出版後,隔絕在書裡面,就很難成為我想談論的話題,更不用說拿來讀了。為什麼?其中一個原因是焦慮。我不能寫得更好嗎?想到這裡也無濟於事——都印到冰冷的書頁上了。還有呢。故事就像從我身上生出來,曾有一度與我相連,不斷長大,現在剪下來了,沒有屏蔽,被拋棄了。我不覺得遺憾,…

艾莉絲孟若短篇小說〈王室般毆打〉:「很好,妳慘了,很好。」

文/艾莉絲.孟若 王室般毆打。那是如何開始的? 應該是春日的某個星期六,嫩葉尚未抽枝,但大門已敞開迎接陽光。烏鴉、流水潺潺的溝渠、充滿希望的天氣。每逢週六,芙蘿通常留玫瑰顧店,從玫瑰九歲開始到如今十二歲,已行之有年。芙蘿會趁這天過橋到漢拉第(人們稱為「到上城」)購物,觀察別人,聽人說話,其中包括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