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正好 「我要跟我的爸爸媽媽道歉。」當著讀者的面,主講人劈頭就以這句話開場。 不,這不是什麼現正流行的受害者道歉記者會,而是伊格言於9/21在紀州庵主講的經典也青春講座開場白。這天,知名作家伊格言的講題是「讓我們在無邊無際的恐怖中衰老」,要帶領讀者深入精讀富蘭納瑞・歐康納(Flannery O’connor)的短篇小說〈上升的一切必將匯合〉,並同時以艾莉絲・孟若(Alice 完整文章
美國南方文學作家歐康納(Flannery O’Connor)擅以黑暗的筆調, 捕捉衰敗南方社會中,平凡人物所遭遇的種種恐怖、怪誕、神秘、暴力, 故事毫無一絲怪力亂神,卻總使人在掩卷之後冷汗直流, 因為她總揭示出人性中讓人不忍直視的殘忍⋯⋯ 本月份的經典也青春,就邀請到小說家伊格言, 領讀歐康納短篇小說集的《上升的一切必將匯合》, 讓我們跟著歐康納的小說,在無邊無際的恐怖中衰老⋯⋯ 完整文章
文/鄭順聰 事情是這樣子的,你耽溺在書本中,渾然忘卻小說以外的世界,冷不防就有個傢伙(爸媽、孩子或是惱人的另一半),拜託你去街巷口的超商,買罐飲料。 你不耐煩不想動,回了一句:「不會自己去啊!」無禮的態度就是錯,那傢伙惱了,你無可奈何,只好暫時脫離書本,短褲拖鞋地拎著鑰匙出門,口中反覆持頌:某品牌,綠茶,無糖,買一送一超划算。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我不是反對她,我反對的是妳把自己變成了傻瓜!」 ──湯瑪斯,出自〈家的慰藉〉 美國天才女作家歐康納擅長用誇張的寫法和悲劇性的結局,她曾經解釋說:「對於耳背的人,你得大聲喊叫他才能聽見;對於接近失明的人,你得把人物畫得大而驚人他才能看清。」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他有個心願,他想看看紐約。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他去過亞特蘭大一次,但他只在電影裡看過紐約。大城市的節奏啊,大城市都是些重要的地方。刹那間,願望從心底溜了出來。他在電影裡看到的那個地方有他的容身之地!這麼重要的一個地方居然也有他的容身之地,他說:「好,去吧。」 ──富蘭納瑞.歐康納,〈天竺葵〉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美國南方代表性作家富蘭納瑞.歐康納,她的一生只有短短三十九年。 這三十九年過得不平靜,歐康納原本立志當政治漫畫家,後轉為文學創作,卻因為確認身患紅斑性狼瘡,不得不回到家鄉喬治亞州居住休養。她終身未嫁,虔誠信仰天主教。一直到去世前都汲汲於創作,早逝與疾病為她的作品增添了悲劇色彩,她筆下的人物大多罕能從災難中脫身。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讀美國天才女作家歐康納的小說要有心理準備。 舉凡恐怖、怪誕、神袐、暴力、家族詛咒、黑色幽默等元素,在小說裡應有盡有,將其當作「恐怖小說」來讀,完全能帶給你一段驚悚戰慄的閱讀時光。 我們總希望人生是光明正面的。只是,有時那可能是一種偽善與自我安慰。歐康納大概想幫我們戳破:其實人生沒有那麼美好哩。 恐怖,始終來自人性。 完整文章
於 10 月 8 日首播的「經典也青春」中,邀請到甫出版長篇小說新作《生活是甜蜜》的小說家、藝評者李維菁來到節目現場,為我們領讀美國南方文學代表作家卡森・麥卡勒斯(1917-1967)一鳴驚人的處女作《心是孤獨的獵手》(Heart is a Lonely Heart)。 「美國南方文學」的全盛時期為 1930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