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認為會上街抗議的人,要嘛就是個性激動、容易生事、一天到晚對現況不滿,要嘛就是書讀太多、不切實際、根本不了解現實狀況。如果看新聞畫面,沒到過現場,這些批評者可能會覺得抗議者那麼聲嘶力竭,要不是暗中拿了什麼好處,就一定是腦充血樂在其中。 完整文章
文/銀色快手 我本來就是個很愛聊天的人,從學生時代開始便是如此,常會有人向我傾吐他的心事,我也很樂意聽對方說些什麼,有時候一聊就是一個下午,或徹夜促膝長談。如果沒有遇到緊急的事得馬上去做,我幾乎是來者不拒,與其說是聊天,我更喜歡陪伴對方的這種感覺,或許是我容易感到寂寞,聊天的時光不會覺得自己是孤單的,這樣很好。 沒有人是真正的孤島。 完整文章
文/銀色快手 釀一首詩,需要多久時間? 愛一個人,需要多久時間才能忘卻? 前些日子賈木許的《派特森》擊中我,領悟到很深類似佛家或禪理的東西,那是在故事中一再被提醒的,我們的生活有大部分也在銀幕上重現,在重現的過程,真實是被模仿的,不是複製真實,而是創造另一個真實。 租來的 DVD 完整文章
本週四(10/22)首播的「經典也青春」中,邀請到了譯者、評論家同時也是桃園荒野夢二書店主人銀色快手來到節目現場,為我們領讀十九世紀日本小說家、散文家德冨蘆花(1868-1927)的自然隨筆代表作《自然與人生》。 德冨蘆花也是日本知名的人道主義者,於 1924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