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一次演講,我提到了白色恐怖時期,國民黨政府曾經濫殺許多人命。此時,台下有一名婦人站起,一臉氣憤對著我與對談人(飛文工作室的負責人、小說家林峰毅)說:「哪有死那麼多人,不過才死幾個人而已!」我無奈表達了,就算只有一條人命,這種事也完全不應該發生。但她無法理解,仍悻悻然離去。 完整文章
文/陳夏民、 犁客 「逗點到目前為止,一直堅持不做的,除了削價競爭之外,大概就是不做我沒有興趣的書。」陳夏民說,「以後應該會更嚴格貫徹這一點。」 陳夏民成立「逗點文創結社」時,被傳統出版人視為初生之犢、充滿能量的「小金剛」;過了九年,在許多出版同業眼中他仍是年輕世代的出版代表,不過另一方面,他也已經變成辦活動時會遇上有人對他說「我就是讀了你的書才決定進出版業!」的「前輩」了。 完整文章
文/陳夏民 我在桃園市出生,小時候住在連接桃園縣與臺北縣鶯歌鎮的桃鶯路附近街巷,每次要進市區去何嘉仁美語補習,就要走到龜山工業區旁的「大智路口」站牌搭市內公車出發。還記得那時候的回數票是一張卡紙,上面印著桃園客運的印花和數字格子,每次司機取走車票要剪時,都深怕他會太粗心而多剪了半個格子。 上車之後,其實不用多久就會抵達前站。車程雖然很短,但那一段路,卻也畫出了一條很幽微的界線…… 完整文章
文/鄭南榕基金會 為紀念「新國家運動」三十週年,鄭南榕基金會特別策劃專書《這裡不是一條船》,書名取自鄭南榕手稿、封面為得獎設計師廖小子精心設計,由逗點文創結社出版,選在12月10日發行,不僅呼應世界人權日七十週年,也向三十年前於《自由時代》週刊刊登「台灣共和國新憲法草案」因而收到「涉嫌叛亂」傳票的鄭南榕先生致敬。 坐船心態與深耕心態。 這裡不是一條船。這裡是一塊固定在地球上的土地。 完整文章
很多父母都希望孩子永遠幼體化,他們害怕被孩子遺棄、被時代拋在後頭的恐懼,往往會加深這種威權的控管。 偏偏這個世界改變的速度比以前快太多了,才努力學會使用智慧型手機,不用多久又有其他全新的東西跑出來⋯⋯恐懼越深,想要扮演家父長角色去阻止改變、讓世界維持在原貌的力道就會更強。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