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天生的樂觀派,特別是對自己身處其中的困局,樂觀的言論聽來,往往難免過於天真、一廂情願,甚至不負責任。 這篇闗於英國《衞報》的報導,其實是台灣媒體在產業大動盪下,對外困頓求生、對內路線較勁的放大版實境秀,我們可以從中看到幾點台灣媒體的類似狀況: 一、媒體的敵人很多,但要克服(或合作)的最大對手依然是Facebook和Google。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