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金柏莉.伯爾格 心境 心境受到壓迫。 壓得愈久,你愈快崩潰。 選擇讓風狂吹。 歲月的預言還未知。 我仍不知道為何我繼續 感覺狐獨。赤裸的雙腳不知往何處 去。而我也遺忘了回家的路途。 從一數到十,取悅我的 靈魂,雖然當中仍是個大洞。 當我身處最溫暖的時刻, 我依然感到嚴寒掃過, 有著呼叫某人的衝動, 因為我是那個未全然擁有的人。 ──安娜史薇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