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肺炎,世界衛生組織(WHO)建議的病毒名字是「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不過媒體還是大多稱呼「武漢肺炎」、「武漢病毒」、「武漢新型冠狀病毒」。中國對此自然不滿意,中國傳播學者周逵發表文章指出,這些命名恐怕「不利於武漢乃至中國疫後長遠的國際形象和品牌建設」。 完整文章
文/金柏莉.伯爾格 心境 心境受到壓迫。 壓得愈久,你愈快崩潰。 選擇讓風狂吹。 歲月的預言還未知。 我仍不知道為何我繼續 感覺狐獨。赤裸的雙腳不知往何處 去。而我也遺忘了回家的路途。 從一數到十,取悅我的 靈魂,雖然當中仍是個大洞。 當我身處最溫暖的時刻, 我依然感到嚴寒掃過, 有著呼叫某人的衝動, 因為我是那個未全然擁有的人。 ──安娜史薇那 完整文章
現在愛滋病雖然已經能夠用藥物控制了,算是能說是有藥救了的慢性病。可是民眾仍對愛滋病聞之色變。我有位朋友要搭捷運上下班,擁擠的車廂裡人們之間的肢體接觸讓她甚感困擾。有陣子她察覺車廂內大家似乎特意和她保持距離,有時候座位旁是空的,人滿的車廂仍沒人坐下。 她後來發現,原來那時候她都在捷運上讀一本書《戰勝愛滋:一段永遠改變醫療科學的故事》(Cured: How the Berlin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