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疾病成了隱喻,愛滋病不再只是疾病,而是恥辱與罪過

文/馬克.霍尼斯巴姆;譯/金瑄桓、謝孟庭 文化評論家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在《疾病的隱喻》(Illness as Metaphor)提到,如果某種疾病的起因讓人摸不著頭緒、治療又毫無成效,通常會成為影響後世甚鉅的重要疾病。「起初,腐敗、衰亡、汙染、失序、脆弱等引發深層恐懼的元素都與…

當科學家們同時發現相同成果,諾貝爾獎該頒給誰?

文/劉炯朗 諾貝爾獎不頒給已經過世的人,嚴格來說,只能頒給在獎項宣布當天仍在世的人。例如大家都公認基爾比和諾伊斯(Robert Noyce)是積體電路的發明者,但是當基爾比在2000年以積體電路的發明獲得諾貝爾物理獎時,諾伊斯已經於 1990 年去世了,所以諾貝爾獎只頒給基爾比一人。諾貝爾獎還有一個…

【elek之真是個顯而易見的圈套】遊行前夕的愛死記憶

通過做愛「抓交替」,這種無名「惡靈」只有被纏上的倒楣鬼看得見。它會化身各種形象——你的至親好友或一臉欲求不滿的陌生人——相同的是突然進入視野,直直朝你走來,千萬,不要待在只有一個出口的房間(以利隨時逃跑),不要被它碰到,否則後果自負…… 這是 2015 年電影《It Follows》的劇情,許多人期…

【GENE思書軒】戰勝愛滋的醫學傳奇

現在愛滋病雖然已經能夠用藥物控制了,算是能說是有藥救了的慢性病。可是民眾仍對愛滋病聞之色變。我有位朋友要搭捷運上下班,擁擠的車廂裡人們之間的肢體接觸讓她甚感困擾。有陣子她察覺車廂內大家似乎特意和她保持距離,有時候座位旁是空的,人滿的車廂仍沒人坐下。 她後來發現,原來那時候她都在捷運上讀一本書《戰勝愛…

HIV 研究員:我差一點就感染愛滋了⋯⋯

文/霍特(Nathalia Holt) 針刺穿了兩層手套,刺入我手指的柔軟皮膚裡。這樣快速一刺,不痛不癢。我坐在排風櫃前,一動也不動,只是試著理解剛剛的事情有多嚴重。 我的實驗室位在洛杉磯川流不息的日落大道下面,坐落在洛杉磯兒童醫院的動物研究機構裡。繁忙的道路上人山人海,但下面的實驗室是我有生以來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