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白之衡 「我想要開一家文學咖啡館,這裡烹調的每一道料理都要在我的監督下。妳也知道,做出一塊像樣的檸檬派只有一種方法。我現在該做的事,就是把自己鎖在房裡,然後發明出一種類似迴紋針的東西。我得籌到足夠的錢把書店後面那一家店買下來,然後我們就可以把牆壁打破,店舖就可以往後延伸到窮人聖朱利安教堂(St Julien le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