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白之衡

「我想要開一家文學咖啡館,這裡烹調的每一道料理都要在我的監督下。妳也知道,做出一塊像樣的檸檬派只有一種方法。我現在該做的事,就是把自己鎖在房裡,然後發明出一種類似迴紋針的東西。我得籌到足夠的錢把書店後面那一家店買下來,然後我們就可以把牆壁打破,店舖就可以往後延伸到窮人聖朱利安教堂(St Julien le Pauvre)的花園。妳知道巴黎最老的樹就長在那兒嗎?去看看吧。我們要舉辦盛大的開幕派對,還要邀請所有人!」

從今天起,如果你前往巴黎左岸最具傳奇性的書店「莎士比亞書店」(Shakespeare and Company)逛逛,會發現就在隔壁出現了一家「莎士比亞書店咖啡館」(Shakespeare and Company Café)。但這不是現任書店主人希薇亞‧惠特曼(Sylvia Whitman)的突發奇想,而是前主人喬治‧惠特曼(George Whitman)終生未竟的遺願。時隔近五十年,喬治的女兒終於在 2015 年 10 月替他完成了這個夢想。

上述那段引述自喬治 1968 年發願時所說的話,就直接掛在莎士比亞書店咖啡館店外牆上,訴說著這家新店鋪的由來。

與時代一同起落的書店

第一代的莎士比亞書店由美國人畢奇(Sylvia Beach)於 1922 年於巴黎開業,這裡曾是「失落的一代」(Lost Generation)的作家們頻繁來往的據點,盛極一時的文學盛況在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的《流動的饗宴》(A Moveable Feast)中即有詳細的描寫,但這副光景直到納粹佔領巴黎而消褪。

二戰後,1951 年,另一位美國人喬治‧惠特曼選在原址附近開了書店,繼承畢奇的名稱與留下來的書,開啟第二代莎士比亞書店,這一次成為了「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作家們的心靈避難所。

因為這些傳奇,加上近年電影《愛在日落巴黎時》(Before Sunset)、《午夜巴黎》(Midnight in Paris)等的推波助瀾,只要前往巴黎旅遊,你可能就會指定要前往莎士比亞書店,但你不會知道過世於2011 年的店主喬治一直以來的遺憾,竟只隔著一道牆。

依照父親當時的想像打造空間

「隔壁的空間大概空了三十年以上了,我的父親一直想把它租下來當書店的咖啡館,」希薇亞說,「就在隔壁棟的主人終於要出租時,他們在一家連鎖冰淇淋品牌 Amorino 和我們之間做選擇。還好最後他們選擇了心靈而非金錢,於是店就租給莎士比亞書店了。」

Shakespeare and Company Café

圖片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Shakespeare-and-Company-Bookshop-61320252422/

希薇亞租下這個空間之後,與丈夫狄拉內(David Delannet)著手設計,幾乎依照喬治當初想像的模樣進行,保留下許多舊空間的原貌,比如地板磁磚與牆壁花樣,但又引入明亮寬敞的現代風格。他們在店舖外的人行道擺上桌椅,人們可以坐在這裡喝著咖啡眺望塞納河、聖母院、往來行人,沉思一整天。

咖啡館內的食物則由合夥的鮑伯烘焙坊(Bob’s Bake Shop)提供。烘焙坊的主人葛洛斯曼(Marc Grossman)擅長素食、無麩質、健康取向的三明治、沙拉、手工貝果與布朗尼等,這些食物都會在店內提供。但他們並不甘於只是樸素地端上這些在許多現代咖啡館菜單中都看得到的食物,反之,他們將食物與文學主題結合,因此你可以在這裡點到「莎士比亞奶昔」(Shakespeare Shake)、「凱魯亞克燕麥餅」(Flapjack Kerouac)或「餐包依舊升起」(The Bun Also Rises),甚至還有在籃子中裝了酒、起司與一篇短篇小說的野餐套餐。

此外,點了餐的客人還會拿到一張「普魯斯特問卷」(Proust questionnaire),一邊用餐的同時,你可以漫不經心地思考著「最喜歡的打發時間良方」、「最想與哪位小說角色共度餘生」、「你在什麼情況下會說謊」等問題。

除了這些巧思之外,希薇亞也預計在店內安排有別於書店簽書會之類的文學活動,比如「作家的晨間咖啡時間」,根據她的說法,這個活動是「用咖啡因和糖來振奮昏昏欲睡的作家,好讓他們說說話。」

「不要怠慢了陌生人,因為他們很可能是天使假扮的。」(Be not inhospitable to strangers lest they be angels in disguise.)誠如這句長年掛在店中的標語所代表的精神一樣,此後莎士比亞書店咖啡館也將繼承這個精神,以更開放而現代的方式接待來自全世界的陌生人(或天使)。

目前莎士比亞書店咖啡館的營業時間是週一到週五上午九點到下午五點半,以及週六日上午九點半到下午七點。下次到巴黎旅行,別忘了抓好時間,來這兒點上一杯咖啡與檸檬派,感受一場海明威式的下午吧。

關於孕育出莎士比亞書店的那個時代……

巴黎生活很便宜?便宜到讓美國作家紛紛跨海定居,還讓海明威特地為文讚美……
電影《午夜巴黎》靈感源自海明威回憶錄
遙想那時,1925年,西洋文學史最燦爛的一年……
《穿越世紀的情書》寫給巴黎藝術家的21封信

資料來源:Bonjour ParisHip ParisLost in CheeselandParis by Mouth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