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最難的事莫過於在多變的世界裡維持不變的關係

文/陶立夏 M: 深夜,三千九百英尺高空。前往米蘭馬爾彭薩機場的航班。然後轉機前往羅馬。 羅馬,永恆的城市。我曾在噴泉裡留下過願望。而此刻,你大概還在辦公室處理文件吧。等到你發現我和我行李箱已經不見,會是在什麼時候? 我沒有告訴你,最近開始反覆做著相似的夢。在夢中,旅途很長,但我忘記帶相機、帶膠捲、…

【冬陽一直推】他們掐你揍你,你仍能撐到他們認輸──馬羅,你為什麼可以這麼酷?

他相當窮,否則他不會是個偵探。 他是個寂寞的人,他的驕傲就是你把他當作值得驕傲的人看待。 ──雷蒙‧錢德勒(Raymond Chandler) 「我身著一套粉藍色西裝,暗藍色襯衫,打領帶,胸袋上插著裝飾手帕,穿黑皮鞋,和帶有暗藍色繡花圖案的黑毛襪。我整整齊齊,乾乾淨淨,刮過鬍髭,腦袋清醒,有沒有人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