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秉樞;人物攝影/Wu René 吳翛 滿滿咖啡廳,坐落在鬧區中的靜巷。室內斑駁的磚牆下,有著童年的木馬;一旁的書櫃上,陳列幾本你我長大後才讀懂的文學書。角落的植栽,靜靜呼吸。冬日午後,木桌上擺放的檯燈,投遞出一片暖黃。《花甲男孩轉大人》的編劇群,慢慢地訴說起,關於故事的心事…… 完整文章
文/吳佳鴻;人物攝影/Wu René 吳翛 「對家的告別嗎?」張郅忻雙手托腮,睜著易受驚的、鹿的眼睛,有些困惑遲疑的重複著我剛才的問句。面對坐在前方這位剛剛出版第三本著作的作家,原先預想的印象與框架:「新移民議題書寫者」、「女性散文家」、「年輕母親」……似乎都頗不貼切。眼前的她,單就只是帶著一本敘述阿公、阿婆故事而來的小孫女。 完整文章
文/許楚君;人物攝影/Wu René 吳翛 這個下午天空的臉色陰沉,卻還帶著臺北慣有的悶熱,好像隨時要下雨,隨時該有些什麼,要衝破滯悶的空氣。咖啡店就在城南一角,幾盞骨董燈隔出另一個幻異的時空,嫣紅沙發靠在暗綠牆紙,很宜於把自己陷進老椅子,在迷離晃曳的光影之間,聽一聽荒誕而至於久遠神祕的傳奇故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