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芷妤

對比於多數詩集強調文學的純正血統,逗點文創結社更盼望詩能走入一般士民工商的生活中。「文學超男子」」的詩集,並不詰屈聱牙,也不諱莫如深,高來高去,而是平實的小人物心聲。

鄭哲涵

詩集《最快樂的一天》中,以對日常生活的探討與尋索展開對都市、社會、生活的檢視,字句平淡,組合起來卻具有十足臨場感,詩人曾因邀請到知名歌手陳奕迅手持詩集的推薦照而廣受文學圈玩笑式撻伐攻擊,然而讀過鄭哲涵的詩句再仔細尋思,或許也的確能找到陳奕迅的歌曲與鄭哲涵的詩中,確實存有某種同樣對於擾攘人世的特殊視角。

我要當一個普通的人

問題都已經解決
我要當一個普通的人
晃搖全都被避免
我要當一個普通的人
捨棄不明的原因
我要當一個普通的人
剝奪所有可能性
我要當一個普通的人
避開模糊的視野
我要當一個普通的人
毀壞所有誓約
我要當一個普通的人
順從輿論我要當一個普通的人
日光刺眼我要當一個普通的人
減輕罪孽我要當一個普通的人
向神祝禱我要當一個普通的人
背腹受敵我要當一個普通的人
抵達終點我要當一個普通的人

收錄於《最快樂的一天》

孫得欽

《有些影子怕黑》擅長以簡單卻驚人的巧妙比喻,不僅銳利切開生活的麻木表層,並且以刀尖俐落翻出事實最驚悚的另一面。乾淨的詩句,卻經常讓人讀來嘴裡有種血腥的鐵鏽味,這或許是文字可以直接影響人生的最佳證據。

電梯


手指勾著繩子
上上
下下
有點
想打瞌睡
 

但是到了
上下班時間
就會稍微刺激
一點
 

為了達到滿分
有時候
使用的手指
甚至高達三根
 

按鈕的人
無一明白
他們正在
創造神蹟

收錄於《有些影子怕黑》

孫得欽・但唐謨對談講座記錄【北野武的二十個巴掌】

黃柏軒

《附近有人笑了》這本詩集十足十呈現了詩人矛盾難解夾纏不清的彆扭性格,深沈憂傷與假裝快活的詩句與硬撐出來的人生一般,是把掛在心上的鋸子,前前後後拉扯,只有越鋸越深的份兒。或許也是最容易讓人產生共鳴的一本詩集,畢竟誰的人心上沒有一把鋸子?差別或許只在那鋸子上塗了哪種毒。

她說喂

他說喂
沒事只是想打給妳
也不是想聽妳的聲音
我不會說這種話妳知道的
話說妳有沒有想過⋯⋯
算了
妳睡吧

她就睡了
當她醒來
她就愛上了他
她已經成為一個愛上他的人
當他醒來
她說喂
他已經成為一個愛過她的人

收錄於《附近有人笑了》

黃柏軒・劉粹倫對談講座記錄【誰住在我的身體裡】

本文收錄於《犢月刊 NO.19》,歡迎免費領取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