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現職圖書版權經紀人。喜歡看小說和說故事,最大的夢想是把中文作家的書賣到國外去。2008年創辦光磊國際版權公司。曾翻譯《冰與火之歌》和《石中劍》等書。

原刊載於譚光磊Facebook,已獲授權轉載

週末一口氣讀完《紅星革命:崛起》中文版,陳岳辰的譯筆依然精彩,完全捕捉到原文那種洗鍊、自信而且鋒利的筆觸,處理自創名詞和動作場面尤其可圈可點。比如說原文的色階系統其實就只有 red, brown, gold,中文版則加上各色階的職務,成為「紅勞」「褐僕」「金督」,堪稱神來之筆。另外全書沒看到半個錯字也很開心,這年頭沒錯字已經成為讀書的一種小確幸了~(淚)

因為太喜歡這本書,距離貼得太近,除了高聲疾呼叫所有人都來看,反倒想不出什麼比較好的辦法來介紹,最後決定把閱讀時的感想寫出來,也就足夠了。這次重讀,覺得《紅星革命:崛起》的氣氛和調性反而最接近《迷霧之子》,講的都是抗暴起義的故事,但是布朗的文字更有一種「初生之犢不畏虎」的霸氣,很擅長在短短幾個句子的篇幅營造非常戲劇性的轉折,前一秒哭,下一秒就讓你笑。前一段看似勝券在握,下一段就毀棄你的希望,真是個天生說故事的好手。有編輯朋友看完,很驚訝這書口味頗這麼,殺人不手軟,這似乎是英美年輕一代奇幻寫作者受《冰與火之歌》最直接的影響,就像在這之前的《盜賊紳士拉莫瑞》。

上網找讀書心得,看到幾篇部落客的好評,居然也都提到了「好看到不知該如何跟人介紹」,看來這種感覺是共通的。有人提到《紅星革命:崛起》是一部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作品,裡面可以看到很多經典作品的影子,但是布朗用自己的手法塑造出全新風貌。奇幻/科幻原本就是一個不斷與自我和過去對話的類型,吸收前人的養分而後開出新的繁花,約莫就是這樣的風景。裡面到處可見向前人致敬的影子,例如在一堆古典名著中安插一本來路不明的《凱岩太后懺悔錄》,又如列舉歷史名將拿破崙成吉思汗時把「威金」(「戰爭遊戲」主角)也安插進去。臉書上甚至還有一個「紅星革命讓我想到誰」的粉絲團,列出每一個閱讀時想到的科幻影視小說梗(當然未必都正確,有些純粹惡搞)。

上週的一場媒體聯訪,問到我們各自科幻/奇幻的閱讀啟蒙。我說到自己其實一直對理科和科學有一點恐懼(高中原本不自量力讀自然組,最後還是讀了文組,顯然不是一點恐懼而已),對科幻小說某種程度上也一直有「好多科學詞語好難懂」的陰影(事實上這確實是時常讓我讀原文科幻敗退的原因,當然翻成中文就另一回事了),小時候最有印象的是純文學出版社出《探星時代》(海萊恩的青少年科幻小說,多年後曾以《4=71》的奇怪書名重新出版)。大學時代最喜歡的《戰爭遊戲》,部分原因也是因為文字簡單、沒有太多專有名詞。當年曾經挑戰《帕迪多街車站》,讀了百來頁就擱置,直到如今中文版出來了,還是未竟全功。

這幾年來因為《飢餓遊戲》走紅而大行其道的青少年反烏托邦小說(YA dystopian),其實是很對我胃口的,因為有我喜歡的(類似)浩劫後設定,又沒有太多的科技術語。可是讀了幾套之後就發現,反烏托邦設定只是個幌子,重點還是在少男少女的青春戀曲(和各種糾結),很多設定乍聽乍看很酷,也就停留在這個乍聽乍看的層次而已,根本經不起推敲。我畢竟是讀慣大部頭史詩奇幻,熱愛《冰與火之歌》又見識過《迷霧之子》鎔金術設定的讀者,如此「淺嘗輒止」的程度實在無法滿足。

所以《紅星革命:崛起》簡直就像是為我量身訂做的夢幻逸品:故事中的設定不是看起來酷而已,摸起來也是(誤),是有厚度、有層次的。這是一個娛樂度破表的故事,但是在爽書底下,還有一些更深刻的,關於階級壟斷、關於自由代價和統治階層壓迫的東西,是與我們當下息息相關的。主角年僅十六歲卻已為人夫,而且故事開篇不久就遭逢喪偶悲劇,也真是讓人又心疼又前所未見。或許有人會嫌戴洛天縱英才儼然就是救世主,但這何嘗不是用極大的痛和極大的代價換來的?他難道不是因為過度自滿而從高處墜落,然後再從跌倒的地方爬起來?(這真是漂亮的古典三幕劇結構)或許因為作者本人就很年輕,他的文字有一種「狂」的味道,但那不是半瓶醋響叮噹或打腫臉充胖子,而是看一個天生好手的盡情揮灑。也許他少了一點世故,少了一點知所進退,可是那正是年輕之所以年輕的魅力,只有這樣的年紀,才能揮灑出這樣的癡和狂。

用《冰與火之歌》的殘酷寫實之筆,搭配《迷霧之子》的精彩設定,說一個《飢餓遊戲》式的反烏托邦故事,或可勾勒出《紅星革命:崛起》的一幅藍圖,但那又太貶低作者自己的特色了。他站在巨人的肩上,勢必會走得更高、更遠。

譚光磊灰鷹巢城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