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詩創作憑弔早逝童年

「我曾這樣譬喻過我的寂寞,我像一個流落在荒島的水手,面對著向晚的天邊,海鷗棲息了,游魚潛沉了,滿眼是海水、浪花,滿耳是風聲和濤聲……」這是楊喚寫給好友歸人的信。兒時受虐的陰影,如影隨形地啃噬他往後的生活,造就詩人害羞疏離的性格。然而,這份無法癒合的傷痛,成了楊喚創作童詩的初衷,他欲從想像的國度中尋回一些溫暖,也渴望為孩子,以及心裡住著孩子的人們,建造一個童心滿懷的快樂空間。

詩(失)意的短暫人生

1949年,19歲的楊喚隨部隊從青島來到臺灣,開始以金馬、白鬱(按:取蒼白且憂鬱的童年)為筆名寫詩,被收錄進國中、小國文課文的〈夏夜〉、〈家〉等作即在這一兩年內完成。此時期是其童詩創作的巔峰時刻,但受限於當時有限的發表空間,加上身邊友人對兒童讀物的推廣多持消極態度,灰心之餘,楊喚遂轉而投入抒情詩的創作。不料一年多後,因趕看電影《安徒生傳》,在跨越鐵軌時不幸遭火車撞擊身亡,得年僅25歲。

先是人,再是詩人

被視為臺灣兒童文學的先驅之一,楊喚的詩作真摯富有熱情,對他而言,詩人必須先要成為一位戰士,「像反抗暗夜的向日葵,永遠朝向真理的太陽」,然後再是「詩的童貞的母親。」他寫貓,也寫鄉愁;寫雨,也寫失眠的夜,儘管產量不多,但其展現的旺盛生命力和細膩視角,讓這數十多篇詩作更顯彌足珍貴。

Readmoo,陪你閱讀經典好書。
https://readmoo.com/kebook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