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福興

除了標準化業務外,我也在做 EPUB 3 電子書的製作與教學工作。在這兩年內拜訪出版社時,出版社往往第一個需求就是:「工具」;希望能馬上獲得一套工具,處理電子書製作的所有事情——就像 Adobe InDesign 之於印刷書一般。幾乎沒有人願意從基礎開始學起。

BiB 也討論出版工具,尤其在 O’reilly 停辦 Tool of Change 後,今年與製作相關的演講增加了許多。讓我們來看看在製作上,他們做了些什麼,以及該具備怎麼樣的基礎來看待。

如果目標明確,別讓工具帶你繞遠路

John Maxwell Haig Armen

John Maxwell 與 Haig Armen 兩位教授今年七月在 Simon Fraser 大學舉辦了一場實驗性的工作坊,請來創作數位小說的名家 Kate Pullinger 與參加者一起進行創作。他們先將創作的想法與劇情寫在卡片與大張的紙上,然後將這些想法在牆面上排列、加上參與者所手繪下的構想插畫;接著決定故事線後,將這些內容透過 Markdown 語法輸入 Wiki 之中,最後透過 deck.js 轉換成投影片來敘述故事。最終作品名為「The Last Cartographer(最後的製圖者)」,發表在 digitalpathways.net 上頭,這些作品並非全部使用 deck.js,有些是作者們以 HTML、CSS 重新設計。帶過這一次工作坊後,兩人有著三個結論:

  1. 專業角色的不同(The role of Proficiency)
    在創作的過程中,幾乎所有人都會書寫;而大家多少也能畫些構想圖——不需要畫得太好,但是創作數位內容時,技術影響了作品的最終呈現,但能夠掌握技術的人並不多。
  2. 工具形塑結果(Tools shaping outcomes)
    他們在工作坊前一週,調查了要使用怎麼樣的工具提供給參與者使用。他舉出Adobe DPS、Inkling、iBooks Author 這三種工具預設的呈現形式(請見文末投影片)。這些形式同時也形塑的作品,而就算你想改變這些預設的形式也很難辦到,最終他們決定採用前面所述的創作方式,來讓人們得以即興創作。
  3. 作曲與即興的不同(Composing vs. Improvising)
    這也延伸出一點差異,如果你是個作曲家或者設計師,你在既有的框架內製作內容,隨著你的專業與經驗會越來越熟練。但數位小說需要即興創作,更需要的是提供工具讓創作者打造自己的工具來創作新的形式與內容領導變革。

所以,既有的工具其實並非好的創作基礎,需要回到創作的原點來思考該使用何種工具。

另外我還推薦收看 Micharl Kowalski 的 Desinging for intimacy,這一段主要是從使用者經驗出發談數位內容設計。裡頭談到既有透過 CMS(Content Management System)產製內容的流程並不理想,符合人性的工作流程應該是:

輸入(Import)→自動調整(Autotune)→視覺化編輯(Visual editing)→出版

也可作為參考。

Markdown 是數位內容編輯的基礎,但是⋯⋯

Peter Armstrong

若你曾經調查過 EPUB 電子書的製作方法,那麼一定聽說過 Markdown 這種語法。Markdown 是什麼?它是由知名科技部落客 John Gruber 所發明、倡議的一種語法,利用簡單的標記,如:# > – 等來指定標題、引言、列表等,然後透過轉換工具生成 HTML 檔案。這麼一來,作者就不需要直接編輯 HTML,同時讓原稿結構和最終呈現分離,目前這種語法廣泛用在程式文件(例如Github) 與電子書的轉制(例如電電轉換器)上。

LeanPub也採用Markdown作為推薦的格式,但 Peter Armstrong 認為,在書的呈現上還需要更多的額外語法,只是John Gruber並不同意Markdown標準化(這又是一段長的故事,不再贅述)。於是 LeanPub 提出了名為「Markua」的一套規範,希望能讓更多的電子書產製工具能夠採用,作為開放的標準。

Adam Hyde

但是也有人不大同意透過 Markdown 來製作電子書,例如 Adam Hyde曾寫下「Whats wrong with Markdown」來反對。Adam Hyde 過去曾經主持過 BookSprint 計畫,以黑客松的方式來產製出書籍,如同上面提及的工作坊一樣。他現在任職於 PLOS- 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他的工作是採用開源計畫與開放標準,讓科學出版能夠更能讓公眾存取。以他的角度來看,他覺得科學界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所有的科學家都使用微軟Word來寫作草稿,Word產出的格式不僅難以處理,同時購買Word這件事也是極高的成本,他覺得應該改用HTML來寫作。雖然 LaTeX 是極好的處理方案,要是人人都會寫 LaTEX,世界上有很多問題會因此而解決,也就是說,LaTeX 並不好學。

若學術圈能採用 HTML 寫作,就能夠快速在格式間轉換,並且提供更好的公眾存取(也就是:不是下載 PDF 而能線上閱讀);也能夠做到更有效地論文引用。

John Hammersly

WriteLaTeX 則是把 Adam Hyde 所提的概念,早一步以 LaTeX 實作了出來。John Hammersley 表示過去學術出版的過程就是來往不停的溝通,造成相當多的問題,像是編輯要處理作者與Reviewer間的溝通與修正,多重版本與一連串的信件交綜複雜,處理起來花上不少時間,最終還要花上好幾個小時處理文件格式的問題。

WriteLaTex 讓作者、編輯與 Reviewer 可以直接在一份文件上溝通、協調,並且透過 LaTeX 來確保不會因為修正而造成格式混亂,甚至提供了編輯器讓不懂LaTeX的人也能直接編輯,解決學術出版過往遇到的問題。

phd101212s

雖然 Adam Hyde 與 John Hammersley 的演講主要聚焦在學術出版上頭,但是這些程序也發生在一般書籍的編輯流程上。若你是出版社的書籍編輯,不妨想想,在編輯流程中是否發生過:產製出眾多版本的 doc/x 檔案、格式跑掉這些事情。而你的美術編輯,最終是不是先把 docx 轉成 txt 檔案,再重新指定一次標題樣式呢?如果是的話,也許你該試著做些改變⋯⋯

小結:如何化整為零,從基礎打造出適宜使用的工具與流程

上面這些「技術」的演講,可能會讓你感覺霧煞煞。但是他們都提供了相同的概念:就是捨棄既有的套裝工具(以及工具帶來的呈現模式),回到基礎技術。出版走向數位化的這幾十年間,其實一直有著一套可稱為完美的幕後排版方案:LaTeX,但 LaTeX 近似於程式語言,並不好學。在這幾年間,隨著 EPUB 格式的普及,Web 技術—HTML、CSS、Javascript—逐漸取代 LaTeX,然後我們能夠從這基礎上一步步打造出合乎需求:表現的、工作流程的、應用上的工具與解決方案,提供給出版圈內的人使用。

但是 Web 技術不完全是「技術者」的事情,一方面需要一群早先理解、採用的人來研究、執行,推進普及並且找出問題,例如 Derrick Shultz 在演講中舉出 caniuse.com 這個網站,讓製作者知道各瀏覽器對語法的支援性;以及 99problems 讓電子書製作者能夠回報、溝通、處理閱讀程式支援性的問題。透過集體協作的方式推動,而不是單純地等別人做好、等別人處理

另一方面,在出版前線的人也需要學習,無論是用簡單的 Markdown,或者基本的 HTML,透過實踐與工具製作者間的溝通,提出需求、改善等才能打造出良好的工具,而不要被微軟的 Word,以及 Docx,還有 Adobe 的 InDesign 給重重緊綁。在集體學習、採用新技術的推行下,我們才能一步步讓數位出版往前進

系列專題: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