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福興

從印刷書到電子書,還有個相當重要的改變,就是當你閱讀印刷書時,只有你自己知道你在什麼時間、在什麼地點讀了哪些部分。但是換成電子書,服務提供者(大多數是販賣端)可以偵測你所有閱讀行為,關於隱私,BiB V 中有這樣的討論。

透過小數據來瞭解自己

@R_Nash

Richard Nash 是一位連續創業者,在數位出版圈中做過不少嘗試。他認為自從出版已經從一門「讀—寫」的製造業,轉換成服務業。在「閱讀作為一種服務」的狀況下,就會走向以製作人為主的方向,為了提供更好的內容給消費者/讀者,需要瞭解人的如何閱讀,而這些閱讀的數據,就會成為很好的觀察資料。然而,他覺得這種做法有些走偏了,例如他說:「我們閱讀 Margaret Atwood 的作品不是讓她成為更好的作家,而是從她的作品來對世界產生新的感觸。」書寫,依然是直觀而武斷的。

所以,你的閱讀行為與別人的書寫無關,而和自己的閱讀有關。相對於 Big Data=大數據,他提出了 Small Data=小數據的概念。小數據就是個人的數位軌跡,就像是我們每天去過哪裡、讀過些什麼、運動了多久,但這些數據並非單純記錄下來而已,就像是我們對書的內容進行語意分析,你的小數據能夠呈現出你的情緒與所思所想。那麼,是否有可能讓人們透過這些數據來閱讀自己這一本書,能更透徹地知道自己所思所想?

他舉了一些範例,像是 Last.fm 能夠提供你近期收聽的音樂種類與時間,另一家新服務 Roundview 能夠透過 Pocket、Instapaper 等服務來讓你理解自己讀了些什麼,進而對自己產生些思考以及改變。

我們收集的是你的Metadata…

@NicoleOzer

ACLU的 Nicole Ozer 是 BiB 的常客,她也是個人數位隱私的捍衛者。她提出在這個 Facebook 的時代,每個人的資料都被蒐集、紀錄下來,可以說無時不刻受到監控,這應該是不需要懷疑的事實。但當與政府爭執這些管控時,政府總會這樣的藉口迴避:「我們不是蒐集你的資料,而是查控metadata。」metadata是什麼呢?美國最高法院有著一項「信封」比喻,他們沒有打開你的信件來看你寫了些什麼,而是透過信件往返來了解彼此間往來的次數與頻繁程度。應用在防恐上,就是得知嫌疑人的聯絡關係,來預測是否有所活動。這種解釋方式,迴避了許多對政府監控的質疑。

但他認為,數位閱讀的資訊可以打破這項過往以來的藉口。誰在什麼時候讀了些什麼,這是相當明確的資料,就無法以「信封」來指稱為 metada,而是貨真價實的監控。他也對這產業作出呼籲:

  • 如果你不能確保讀者的閱讀隱私,那就不要收集資料;
  • 如果你要收集這些資料,請做好完善的隱私保護;
  • 就算如此,當政府和你要求資料時,你也需要抵抗這些要求。

Richard 與 Nicole 兩人的演講互為表裡,對於自電子書服務普及以來的一些做法指出了新的方向。 Richard 認為個人的閱讀資料相當重要,但是用來讓你理解你自己;Nicole則是在數位隱私權的(與政府)實戰上,指出閱讀資料為什麼重要。這不禁讓人反省近年「社群閱讀」這概念不停的發散下,這些服務是否忘記了一些根本讀者需求?你的閱讀資料應該為了你自己而被保存,不應該作為他人寫作的回饋、或者販賣端的宣傳材料。雖然在台灣還沒有這樣的風氣,但未來各項服務,或許應該多思考這兩點。

那麼,又有什麼彼此互惠的方法?

Safari Duo

Safari Books,第一個真正實踐 Books in Browsers 的電子書店,他們在這13年間做了許多嘗試,但也犯了很多錯誤,像是:

  • 推出消費者不想要的內容;
  • 打造出他們不要的功能;
  • 試著把產品賣給不想要付費的人們。

最後,他們試著從使用者行為的分析來認識他們的讀者。首先在內容上,他們用了很老派的做法,在讀者註冊後,跳出列表來詢問讀者喜歡讀些什麼,第一名是行動載具的開發。但問歸問,還需要檢證,於是他們統計讀者最願意付錢的種類,第一名卻是商業類。那麼讀者真正讀了嗎?他們從實際閱讀來觀察,讀者真正閱讀的內容,第一名卻是證照考試。最終他們把這些內容拿出來評量,決定把人們最願意付費的書籍放到首頁,並且充實人們真正閱讀的內容。

然後他們透過統計,瞭解了許多使用者行為,像是:

  • 人們進入閱讀界面後決定付費的比例是從來不讀的26倍,其中也有24%的人註冊,但從來沒讀過一本書:將讀者導入閱讀介面,開始讀第一本書非常重要
  • 人們在最初試用50小時內閱讀五頁或者五分鐘後願意付費的比例是不這麼做的人的3倍:也就是讓讀者試用後馬上能願意讀下去,讓他們留在內容上
  • 人們在試用期翻閱越多書,就更有可能付費;付費者翻閱的書籍是不付費者的3倍。

另外還包括對市場分析來瞭解顧客來自何方。Safari 透過對使用者行為的分析,解決了過往的問題,並且無涉於讀者的隱私,建構了良善的環境來自我進步。

總結:隔岸高樓連苑起,此岸仍恨不相逢?

經過這幾年下來,BiB 可以說是在美國最前衛的電子書論壇。這一系列文章在 Facebook 上的出版、內容業圈中有著相當的分享量。這五篇從:公共服務、標準化、敘事、工具到隱私,你可以從演講中看到電子書下一步會走向何方。但是身在台灣,我們在追趕創新之前,還有很大一步的基礎得要跨越。如果你在相關產業,看到這些演講後感到躍躍欲試,不妨立即開始做些事情,我們還是有機會能夠追上一東、一西兩方彼岸的腳步,有著一齊創新的機會。

如果你覺得意猶未盡,不妨看看 Brewster Kahle 的 Keynote,以及 Hugh McGuire 的「 願景、策略、結構,新的出版生態圈在哪兒?」或者讀讀2010年 BiB 會後由參與者共同執筆寫成的《數位出版:未來主義者的宣言》。這些文字與演講也許不容易理解,但卻是未來出版方向的重要道標。

系列專題: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