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這篇文章是專門回應那種「罵我就是侵犯我的言論自由」的說法。歡迎大家多多利用。

在網路興起後,不時有這種現象發生:

有名的人在公開場合要嘛失言,要嘛說出不受特定族群喜歡的發言。接著,他的「網路地盤」(通常是臉書)就被表達抗議的留言灌爆,留言內容通常不乏耐心說理,但通常多是簡短的表態(例如「你這樣真的是太過份了!」、「我對你太失望了!」),有時甚至會有謾罵或威脅(「你根本畜生!」、「應該死全家!」)。

因為言論自由,所以你不能批評我

在這種時候,名人或者名人的粉絲提出的護航意見當中,通常一定會有這一項:

護航者:不管他當時說了什麼,你們這樣批評他,是不尊重他的言論自由,所以,你們應該停止批評。

這種說法有一點令人困惑,除非你很奸巧,馬上就想到邏輯瑕疵的突破點:

反對者:照你這樣講,你對我做出批評,也是不尊重我的言論自由。

這種反駁,可以說是已經超越辯論,而成為一種行動藝術了:它用行動告訴對方:如果對方堅持「只要是批評,就構成不尊重言論自由」,那任何討論都無法成立。

所以為什麼要保護言論自由?

在這裡,如果我們想要在網路上面繼續討論下去,顯然我們需要一個關於言論自由的理論,告訴我們言論自由保護的是哪些東西,而怎樣又算是妨害言論自由,而在這之前,哲學家會問的是:所以我們是為什麼要把言論自由當作應該保護的價值?

面對這個問題,並不是任何回答都可以過關。例如說,讓我們考慮這個理論:

要保障言論自由,是因為表達意見是一件很爽的事情,我們必須保障彼此擁有這種爽感的權利。

這個理論確實可以提供一些說法,來支持「我們不應該有事沒#事限制別人表達的權利」,但是它支撐言論自由的強度其實很弱,因為「爽感」可以被凌駕:如果你對別人講了一句話,導致你很爽,但是別人超級無敵不爽,這是合理的嗎?

以「爽感」來支持言論自由,就必須要有被其他爽感凌駕,或者為了避免更大的不爽發生而限制言論的心理準備。更重要的是,你可能也隱隱約約感覺:什麼?我們維護言論自由,就只是因為爽嗎?應該有更…更有深度一點的理由吧?

更有深度的理由

在哲學上,辯護言論自由最有名的理由來自約翰彌爾(John Stuart Mill)。彌爾認為,人們應該要有表達言論的權利,主要並不是因為表達言論很爽,而是因為在社會當中,讓大家自由表達言論,最終對大家都有好處:

當人人都可以說話,錯誤的意見會被糾正,正確的意見會浮上台面。對於一個人來說,如果他要表達的意見是正確的,那讓他有表達權,對大家都有好處,而就算他要表達的意見剛好是錯的,藉由讓他表達出來之後被別人糾正,我們也可以對什麼是正確的更有印象。

我們可以說,彌爾的言論自由理論,是奠基在某種後果論上面:讓大家都有權利發言,整體來說,會帶來更好的後果:藉由發表和辯論,社會整體會對這個世界有更正確的認識。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可以回過頭來看原來的問題:

言論自由,是否保障人可以自由發表言論,不受批評?

根據彌爾的說法,當然不。因為言論自由的初衷,就是經由言論的發表和彼此批評,來讓真理浮現台面。

你對網路討論太樂觀了吧

有些人或許會覺得,彌爾那種「言論自由讓社群可以藉由自由發言來彼此糾正,讓大家都會世界有更正確的理解」的想法好是好,但是真的能實現嗎?看看現在的網路,哪來的筆戰是讓你覺得「大家真的能藉由討論糾正錯誤、達成共識」而不是「唉唉算了,大家都只會嘴砲和人身攻擊而已,網路討論根本沒希望了」?

確實,當我們使用後果論的推論來為價值找理由,那麼,成功的前提,當然是那樣的後果必須可靠實現。然而,若發佈問卷調查,詢問大家對於「網路討論有助於讓真理越辯越明嗎?」的回答,答案恐怕不太樂觀。

然而,我們必須注意,在這裡我們討論的不是

言論自由帶來的好處是不是真的*夠高*?

而是:

保護言論自由,跟不保護言論自由比起來,是否有更大的好處?

這裡的關鍵在於,「夠高」並沒有明確標準,並且可能隨著個人對討論品質的期望變動。例如我相信對於妖西來說,大眾網路討論的品質大概永遠都無法達到標準。但即便在這種情況下,這種品質的網路討論也很可能擁有基本的去蕪存菁效果,讓每個人藉由網路資訊來對世界有更正確而不是更錯誤的認識。

民主多元世界的言論自由

以上關於「言論自由讓大家對世界有更正確的認識」的說法,可能會引起某些人的異議,他們會指出,在現代世界中,除了關於事實的爭論,我們也有很多關於價值觀的爭論。而這些關於價值觀的爭論,可能是沒有所謂「正確答案」的。例如對於一些人來說,「同性戀的生活,在本質上就不值得活」這種很極端的想法,似乎不管怎樣的澄清,都無法改變。

然而,我認為,就是因為有這些價值爭論存在,讓每個人都能暢所欲言,才更顯重要:對於堅持某些極端價值觀的人,或許其他人無法藉由澄清事實來改變他,但在自由的言論場域中,他會漸漸知道:自己的價值觀因為必須對別人做出太多干預,因而強烈地不受到歡迎。只有在這種情況下,秉持極端價值觀的人,才有可能改變。

鼓勵批評,才是言論自由的精神

綜上所述,言論自由的基本精神之一,是保障有意願交換想法的人互相批評的權利。主張「我有我的言論自由,所以你不可以罵我」這是沒道理的,根據彌爾的想法,任何人基於言論自由而發表的言論,都應該要可以受到其他人的檢視和挑戰。

而根據上一節「民主多元世界的言論自由」裡的討論,有時候,即便反對者沒有給出任何有建設性的批評,只表態「你這樣講,我無法認同」或者「你這種說法,在我看來簡直是下流」依然需要受到言論自由保護,因為現代社會的溝通,不僅僅是藉由正確與否的澄清和證據對抗,也是藉由價值觀的斡旋。

所以,名人能不能主張「我有我的想法,你批評我(罵我),是不尊重我的言論自由」呢?至少在我們想到其他支持言論自由的好理由之前,這些說法還無法合理成立。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the rik pics

《論自由及論代議政治》

作家專欄-朱家安02-1

  • 用Line傳送
  • 張若彤

    我並不支持文中的看法。

    言論自由主要會出問題並不是張三李四彼此之間彼此批評來批評去,言論自由是高權者對張三扶植、卻對李四限制、對王五放任所產生的問題。總之,它是高權介入的問題,是眾人的問題,是政治問題。

    高權可以是國家,但也不一定非得是國家,政府政黨媒體公會公司學校家庭、甚至是無組織但有集體傾向的鄉民都可以是高權。

    然後我們往往都會看到少數意見在力量失衡下被幹爆,你可以想像如果PTT在100推之前都不得噓,整個PTT言論的市場會有多麼不同。優良的少數言論如果能更有茁壯的機會,很多事都會不一樣,但這一點,並不是光靠放任言論自由就能達到、有時候也要靠限制言論自由才能達到。這是處理言論自由問題的困難之處。

    因此,當一個言論個體戶被鄉民幹爆(超越了他個人所能回應的能力),該個體戶和集體的鄉民(而不是特定哪一位)要求言論自由、或提醒這種集體行為是一種對言論自由的箝制,並沒有問題。

    • 哈囉,你指的言論自由被箝制,是說有人因為被幹爆而退縮、不再發言嗎?

      • 張若彤

        我並不是這個意思。

        我的意思是說,他,身為一個個人,「向公眾」主張言論自由受箝制,從這一個點來觀察,他的主張沒有任何的問題。

        你的標題「言論自由沒有禁止別人批評你」,這裡的「別人」,從文中觀察,似乎沒有考慮「集合成群體的這種『別人』」,或者說,你沒有考慮到當某人不是向另一個私人主張言論自由、而是向群體主張言論自由的時候,理論上需不需要做出不同處理。

        我則試圖指出,言論自由的問題,其實根本都只是出在群體力量介入的這一段,你談的人與人相互批評的這一段,基本上本來就都不成為問題,你拿這一段去論述、去解讀某人對公眾的呼籲,當然會得出如文中的結論。

        我所謂「幹爆」,主要是點出,當一個個人被公眾圍剿時,這裡面呈現武器不對等的情況。你可以拿柯P的MG149來看,來比較柯P個人 vs 媒體,與「柯P軍團」 vs 媒體兩種情況的不同。

        媒體常常自稱輿論,鄉民集體的傾向當然更是輿論,媒體是權力,作為集體的鄉民當然也是,而權力就該受節制、就該有更高的自律要求。

        至於實際上他主張的言論自由內容是否合理?我則試圖指出,你文中所謂「每個人都能暢所欲言」這個結論並不準確,因為每個人暢所欲言、而不特別保障少數的暢所欲言、節制多數的暢所欲言,恰恰反而不會出現我們期待的「極端的人才有機會改變」,而是出現言論市場的極化與壟斷,多樣性整個被抹煞。

        至於這個極化與壟斷是來自什麼?是不是來自被幹爆而退縮、不再發言?那是另外的問題。

        • 洪麒翔

          真的,同意兩邊力量不對等的溝通真的很辛苦,對方有好多腦袋但我只有一個……可是我的腦袋應付不了他們,他們有錯嗎??話說這裡會回答問題嗎?

  • 言論自由的真諦,
    不外乎每個人都必須為自己的言論負責。
    權利(權力)與義務(責任),從來都是必須相符相對的。
    換言之,每個人都有表達意見的權利與自由,
    你也有批評他人意見的自由,他人更有再次發表不同意見
    、反駁你的批評的自由(你也有必須承擔被批評的義務)。
    這…可以無限迴圈下去。
     
    只要是不涉及人蔘~(我還當歸咧?!~)攻擊、
    公然侮辱、造謠、誹謗、妨害名譽、出言恐嚇…等等的刑事犯罪,
    則都應該予以尊重每個人的發言權利!
     
    不過,我長年上網的經驗及心得是:
    網路上的交流互動,也必須要有「版面區隔性」的。
     
    一般公共性質的論壇、討論區、新聞頁面下方回應區,
    自由開放度,應該是盡量極大化。
    它們多半也都會有版主在管理、共通性或特訂立的版規;
    只要眾人遵循而行,要怎麼自由討論及互相批評都無妨,
    甚至於標新立異、特立獨行、言詞乖張者,
    也要有被公幹圍剿到爆的義務及心理準備。
     
    至於自家帳號的版面(雖然公開,但非公共,而屬於私人)
    這又是另一層面的事了。
     
    來客,必須尊重「屋主」;不速之客,若留言不尊重甚或是挑釁,
    每個人也都有打掃自家乾淨整齊的自由、下逐客令(刪文及封鎖)的自由。
     
    …總不能說:你像陌生人似的闖入某某人家裡客廳大小聲、罵東罵西、
    順便拉屎撒尿在人家餐桌上,這些都屬於你的言論自由及行為自由吧?
    而且還不准主人趕你出門,不准清掃整理你留下的「穢物」。
    否則就是侵犯到你的言論(行為)自由?!呃…這就…
    用膝蓋想便知…太荒謬了。
     
    (亦即,跑到人家版面鬼叫,若被砍留言
    加上封鎖、被納入黑名單,都只是剛剛好而已,
    絕不能怪對方不尊重你的言論自由,
    只因為——那是「他家、非你家」,
    你要暢所欲言、大放厥詞,也有「自家」可充分利用,
    別人當然也得尊重你在「自家」擁有鬼哭神號、靠北靠木的權利。
    就這一點,是必須特別強調&徹底釐清楚
    ——數化位、虛擬世界、各式版面的界線和尺寸拿捏。)
     
    總之,自由的前提在於不妨害他人自由之上,
    也必須權責相符,為自己的言行負責。

    ~~~~~~~~~~~~~~~~~

  • 強尼 洪

    批評是一種言論自由沒錯 不過造謠抹黑又是另一回事了

  • 逸旻 許

    大致同意
    不過有一點我很不爭氣地笑了
    你舉同性戀為例
    他會漸漸知道:自己的價值觀因為必須對別人做出太多干預,因而強烈地不受到歡迎。
    只有在這種情況,才會有所轉變

    恩,若我所知沒有太多落差
    台灣的反同志大概從真愛聯盟到護家盟以及甚麼媽媽盟、下福盟
    將近五年多了
    我好像看不太出來他們有甚麼樣的轉變……

  • 曹赫羽

    我認為在「批評」上解釋的歧異會讓這篇文變得要馬很有用、要馬根本就是毫無用處。
    批評要符合有內容以及可供邏輯理解的原則,該批評才會是好批評。問題是常見的批評通常不具有這種可理解的指標性,大多都是人身攻擊或是隨便怎樣都好的個人意見,幾乎沒有參考價值。有時候中肯但立場相反的言論常常被歸類在批評內,但比起批評,我認為更像是「給予更多選擇」,這其間保有「對方要不要接受」的自由,而非常見的批評「你不接受就是人格有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