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一個人類去愛另一個人類,那或許是我們所有任務中最艱鉅的一項。」──萊納‧瑪利亞‧里爾克

里爾克生於布拉格,由於母親懷念早夭的女兒,里爾克到六歲前都被當成女孩撫養,不但取了女性化的名字,也留長髮、玩玩偶。然而,性格剛烈的父親卻要求他念軍校。里爾克在父母兩相威逼中的矛盾中成長,造就他內向的性格。也因為和外在環境格格不入,他將自己浸沐於文學世界中,意外發現另一片天地。

在文學中找到歸屬

里爾克21歲時,到慕尼黑求學,順著自己的性情朝文學之路邁進,也結識許多同好,尼采與佛洛伊德都是他的好友。除了1906年因父親過世回家奔喪,他未曾再踏進家鄉一步。後來到了巴黎,當過著名雕刻家羅丹的助手,但始終沒有一份固定工作,居無定所,常須仰賴朋友接濟。直到47歲時出版了耗費他近十年時光的兩部詩集,終於聲名大噪,但世人還來不及為他的才華驚豔,里爾克就因罹患白血病去世。

鍾愛黝暗時分的孤獨

「既然一切都在流逝,就讓我們唱一首易逝的歌⋯⋯讓我們唱得比瞬息的別離更快些。」里爾克在《時間之書》中這樣說道。他從來都是耐得住寂寞的,獨身書寫之於他更是必要之事。詩人認為,必須專注於當下迸發的情感,靜心與自己對話,成就一篇篇情感真摯深切、「不為外界而寫」的詩作。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