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5年3月22日(日)19:30~21:00
地點:小小書房(新北市永和區復興街36號,頂溪捷運站1號出口)
主講人:李雲顥(詩人)、何佳興(設計師)
報名:點我進入,免費入場

沙貓貓說:

這幾年,就出版而言,詩集像似大量溢出,新詩人、年輕的詩人一個個冒出,但從我們接觸讀者的經驗裡會發現,詩,依舊是除了劇本以外,讀者最少親近的一種閱讀類別。然而,它並非是最難的。尤其,當我們將它唸出聲時,就會發現,很多字句會充滿著力量、感受、共鳴從你的身體各處湧出。讓我們就以雲顥這本新作《河與童》為例:

像:「有些燈的佇立/帶來影的滅亡/我渴望光,我畏懼光」(〈驟夜〉)
像:「世界很大,卻狹窄/隨便轉身就弄傷/哪一個親愛的人」(〈我想跟你好〉)
像:「書的排行,比鱷梨或熊的膽汁還要悲傷」(〈書的宇宙誌〉)
像:「我們倆如此黑暗,卻能互相放光」(〈降神〉)

看,是不是超有感覺的呢?好,只看節錄的句子不過癮了嗎?

那也可以嘗試讀一整首完整的:

「一輩子只兜售一樣商品的職人/他能體會,神的寂寞」(〈作家〉)
(呃,它雖然很短,不過這是完整的一首詩)

太短嗎?那試試念長一點的吧:

「儘管不斷卡在生命的斷橋我也要
爬起邁進

情願不斷被沖垮我也要
懷抱月亮

發誓花的身體不斷支解我也要
再一次愛

再一次愛。

我甘心被毀滅
然後點燃,點燃

雨下得更嚴厲了
即使是一異形我也要和世界一起」
(〈異形〉)

覺得太傷感了太義無反顧了嗎?

那來唸一首溫柔的:
「如果你在夢裡不小心睡著了
從另一個夢墜入更深的夢
像是自人間走入更遠的人間
時間的陰影連天使都覆蓋
雨下起了小刀
挾泥帶沙
侵蝕所有的歌與畫
我將為你清洗
所有的複雜
所有的複雜
以不流淚配方」
(〈不流淚配方 給Joy〉,《河與童》)

現在,你會好奇,這到底是怎樣的一本詩集了嗎?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