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陳培瑜
繪本的字很少,畫很多,所以可以看得快,再慢慢想。想什麼?想那些字裡沒說的、有畫沒看清楚的。然後,原本覺得很貴的繪本,就值回票價了!

文/陳培瑜

春天,空氣中讓我鼻子過敏的物質濃度不斷上升。於是我總是期待週五和孩子們固定的登山行程,在盆地週圍的郊山森林裡找尋清淨的空氣,雖然經常還是走得腳酸。而且我其實有些害怕森林裡五顏六色的毛毛蟲,而春天卻恰恰是最容易看得到牠們的季節。

通常是十多個孩子和同行的爸媽,孩子走在前頭,像是探子,把一路上看到的點點滴滴用他們的笑聲和偶爾的尖叫聲傳到後方。踩在山徑上,順著春雨的痕跡,又濕又乾的泥地,不規則的錯落著,不想把鞋弄的太髒的孩子,會選擇跳著走,還說自已是森林裡的精靈,甚至忍不住唱起歌來。停下來休息時,他們則努力的低著頭撿拾落下的果子、乾葉、枯枝,再組合成自已覺得很酷的玩具,就怕同行的朋友不知道自已的厲害!還有人特別喜歡觀察動物,像是攀木蜥蜴、盤古蟾蜍……都是近郊森林容易看到的。

最近的一次登山,我們從永春崗走上六巨石山頂。回程的路上,看到柚子花開滿了枝頭,但春雨卻也打落了滿地。孩子把掉落的幾瓣柚子香花帶回家,滿室的花香竟意外成為我的過敏原,終日噴嚏不停。我只好拜託孩子把香花放到樓下公園裡,他們當然不肯,因為那是好不容易找到的。

就像繪本《酷比的博物館》裡的酷比,他把森林裡自已喜歡的樹枝、落葉、果子通通都帶回家,滿到多出來的收藏,讓他自已也頭痛不已,但是又捨不得扔掉的他,只好向奶奶求救。

其實,孩子都知道在森林裡不能採摘樹木花果,但是掉落在地的一切,他們都將之視為「森林的禮物」,要不是媽媽適時的制止,他們巴不得把自已當天看到覺得美麗的、好玩的全部帶回家。

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小老鼠弟弟撿到的「蟬蛻」,他說:「媽媽,我要把這個蟬殼帶回家,因為他的主人身體長大就走了。但我覺得這個蟬殼一定會想念蟬的身體,我把牠帶回家跟我們住在一起,有個家,牠就開心了!」

繪本《我在森林有個家》說的就是一個關於森林裡的動物們,想要有個家的故事。小豬、棕熊跟麋鹿想要住在一起,但是要怎麼蓋一個適合彼此生活習性不同的家呢?於是動物們找了海狸,牠是森林裡最厲害的建築師,或許會有辦法!

但是森林裡也有蓋得不好的「建築物」,像是我們曾經在横嶺古道上看到的一個圓頂鏤空雕塑,既沒有涼亭休息的功能,也看不出它與横嶺古道的關連意義,但可以確定的是它肯定花了不少納稅人的錢!但是有天真的孩子說:「如果可以選,這個看起來很像藝術品的大東西可能也不想住在山裡吧!我覺得它或許更想住在城市裡,每天讓很多人看到、摸到,它會更開心吧!」

除了觀看孩子們在森林裡的收穫,一路同行的我,在某次的登山行程裡也因為偶遇了一隻蛾而充分的感受到自然的驚喜。

那天,當我們走在山徑泥路上,突然有隻飛蛾停在我手臂上,我於是在不驚動牠的情況下,慢慢蹲下來,讓身邊的孩子有機會好好觀察牠。不到一分鐘後牠(可能)被孩子的鼻息給嚇跑了,但如此近距離的對望,已足以成為那一天最美好的回憶了!

《森林祕境:生物學家的自然觀察年誌》書中有段描述飛蛾的文字,正是那天我的心情!回到家,我忍不住再翻開這一頁,並且在睡前念給孩子聽。小狗哥哥聽完後,只說:「森林是公平的,現在媽媽妳相信了吧?」

四月十四日


一隻蛾拖著牠黄褐色的腳在我的皮膚上爬行,用幾千個化學探測器辨識我的味道,牠的六隻腳等於是六個舌頭,每走一步都會有新的感覺。當牠在一隻手或一片葉子上走過時,牠的感覺想必像是張著嘴巴在酒裡泅泳一樣。這隻蛾顯然對我的「風味」頗為滿意,於是牠長長的口器便從牠那豔綠色的眼睛中間慢慢往下伸出,像一枝箭 一般,筆直的朝著我的肌膚射過來。碰觸到我的皮膚後,牠那原本堅硬的口器頓時變得柔軟,頂端朝著腳中央的方向往回捲。

──《森林祕境:生物學家的自然觀察年誌》第 134 頁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Colin Pumfrett

延伸閱讀:

  1. 《酷比的博物館》,小天下出版,2014。
  2. 《我在森林有個家》,國語日報出版,2011。
陳培瑜專欄【睡醒活在繪本裡】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