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明憲

二二八夢魘

自從國民黨軍隊接收台灣後,整個社會變成一團亂。當時,我一個二十多歲女子晚上都不敢外出,就算白天也不敢在暗巷裡走,若有可能則盡量不出門,只往返於家中和學校。後來,我更辭掉學校教職,專心在家帶孩子。

原以為那已是最黑暗的日子,沒想到後來有更慘的,台灣發生了二二八事件。那真是很恐怖的日子,人民生活完全沒有保障,沒想到二十世紀竟然有個時代,在自己中國人血統的統治下,百姓可以隨時隨地被抓走,不用合法審判就可以被刑虐及槍殺。

記得那段日子裡,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人要被行刑。每次行刑前,來自軍方司令部的廣播系統就會奏出「答答滴」的軍樂,接著就是一段權威式的放送,內容我記不得了,但大意就是說,等一下有行刑的人會經過,請家家戶戶都要出來看,記取教訓,不要像那些人一樣。總之,是帶著警告意味叫民眾要「乖一點」的可怕放送。

大部分時候,行刑隊伍都是在大約快中午時間通過,那時家家戶戶正煮著中飯,忽然聽到「答答滴」,不得不出來、走到大馬路旁。整條街兩旁都擠滿了人,但見一列長長的隊伍,走在最前頭的,手拿著步槍,是不可一世的憲兵隊,接著就是一組一組的受刑者。他們已被扣上手鐐腳銬,一個人至少被四個人押著,一個擔任前導,兩個一左一右押著受刑人,一個在後面用槍頂著。可憐的受刑人知道自己已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通常都認命地被半拖著走,如行屍走肉般。每一次,行刑隊裡的受刑人少則十幾個,多則超過二十個。

由於行刑隊伍選在中午時間遊街、行刑,大家看了心情很差,中飯通常也就吃不下了。遊行隊伍過去後,許多人會跟著一路走到刑場,我則轉身回家,內心充滿恐懼。但廣播還不饒人,我在家裡都還聽得到繼續放送的「行刑進展」,像是「現在正要灌酒、現在即將執行槍決……」,一聲聲讓人聽了心驚膽跳。廣播逼迫民眾參與那些可憐人臨死前的每個階段。

我從沒去現場看過槍決,也絕不想去看。但聽過到現場看的人描述,他們說每個受刑人被迫站在一個挖好的坑前,沒有遺言,無法抗議,行刑隊一槍一個,他們紛紛倒臥在那個坑裡。有的一聲不倒,要開兩次槍才倒,當時還聽說,最多有開到三槍的。受刑人既然都已挨槍倒地,一旁的家屬卻被命令不准上前收屍,要等好幾個小時過後,確認受刑人真的「死透」了、不會再起來,才允准收屍。

現代年輕人享受民主快樂,從來不知道曾經有這麼一段很長的日子,我們自己的國家帶給人民那麼可怕的夢魘。

※ 本文摘錄自《弄花香滿衣》 from Readmoo電子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