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食曼

剛好昨天晚上我在家裡看電視時,轉到《SS小燕之夜》,發現當集主題是〈看不出來 你是外景主持人!?〉,我的眼睛就這樣駐足了⋯⋯雖然這集的主題本來就滿吸引我的,但其實真正讓我停止轉台的主要原因在於,郭靜竟然是來賓之一?!

仔細看完整集節目之後,我必須說成為外景主持人的郭靜,跟我印象中的歌手郭靜差距有點大。印象中的郭靜是個聲音甜甜、具有療癒歌聲與陽光笑容,但話卻不會很多的女歌手,但是節目上的她卻散發著另一種難以言喻的氣息,以及完全放開的感覺,節目上其他藝人以及主持人小燕姐也都笑說主持過外景節目、到世界各地旅遊過後,真的讓她像是變了個人似的,而我相當喜歡如此不同的她⋯⋯

這也讓我想起了最近讀的一本旅遊文學《卸下面具去旅行》,作者王佩于原本也是個非常、極度害羞的女孩,為了掩飾這「毛病」,她在每段時期都會為自己戴上不同的面具;加上家人以「愛」為名義的過度保護,讓她常常懷疑自己生命的意義,也因此種下了環遊世界的夢想。

旅行的意義之於我也是一種強迫逃離,把自己丟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重新開始,剪短頭髮,不帶化妝品和漂亮的衣服,不再戴面具,我想知道一個透明的我在各個陌生之地會渲染成什麼色彩,會有人被真實的我吸引嗎?

––摘自王佩于《卸下面具去旅行》

《卸下面具去旅行》中,看到的是一個無法做自己的女孩,下定決心存錢、為自己規劃一個「尋找自我」的旅程。從最初遇到陌生人時如同刺蝟般,在心中想著「他想幹嘛?有什麼目的?」、「小心被綁架!小心被非禮!」,到後來在旅程之中和許多當地人成為朋友、到網路上認識的沙發客家喝咖啡,甚至是在希臘與帥氣店員一見鍾情而陷入短暫的愛戀等等。光是在人際應對上,王佩于便有了180度的大轉變,而這些轉變我認為確實也給了讀者相當大的勇氣去「做自己」!

前陣子我和一個朋友自助旅行時,從朋友那兒學到了一個新詞彙:YOLO,也就是You only live once(人生只有一次)的縮寫,後來在旅程中,和其他的外國朋友聊天時,才知道原來國外的年輕人近來非常愛用這個詞彙,雖然聽說這個詞彙後來因為大家濫用,而漸漸變成一種「只要我想要,有什麼不可以」的反面意味,但我認為YOLO的原意對於一個旅行新手來說,應該是一個相當激勵自己踏出第一步的一個詞彙!

旅行這件事,有個很神奇的魔力,因為你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有機會再到這個地方、再遇到這些人,為了不讓自己後悔、遺憾,只要踏出去,勇氣便會不停地湧現,而這些勇氣會讓你繼續接下來的旅程!

世界對勇敢的靈魂是慷慨的。

––摘自王佩于《卸下面具去旅行》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Esmar Abdul Hamid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