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裴凡強
心血來潮學俄文,因緣際會去俄國,以俄文訪問過前蘇聯主席、史達林曾孫與喬治亞前總統等等大人物,目前在似遠實近的中國失土俄國領土海參崴工作,希望能將「俄行俄狀」的人我生活化為文字分享給讀者。

走在俄國,不論在歐洲的莫斯科紅場抑或是遠東的海參崴港邊,你會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好多銅像與紀念碑。

其實銅像的學問還真不小,立銅像的時機、地點,還有訴求對象,都可出書寫論文,還有質感與設計!也許會覺得奇怪,銅像不就是銅做的像嗎?不過國民政府遷臺後,風雨飄搖,政府窮困,人民沒錢,許多「銅像」根本就「不銅」,而是以水泥上漆或玻璃纖維製作,當然設計經費也付之闕如,因此既沒有美感,久而久之還會掉色落漆,窘不堪言。

儘管如此,這些類型的銅像卻彷彿看顧了許多人的青春歲月,後來有人開始覺得礙眼擋路,也許根本視而不見,最後欲除之而後快!相對於俄國,臺灣的銅像與紀念碑其實不算多,過去的歲月,臺灣每逢政權遞嬗,就拆除前政權所遺留下的銅像與紀念碑,直到政黨輪替後的今天,依然如此。

儘管前一陣子,臺灣「又」拆起了銅像,但是這樣的政治動作,除了政治狂熱者之外,大概已無法激起太多的火花!反而是拆除後,激起了我許多漣漪,矗立在俄國大街小巷無所不在的銅像,是怎麼被俄國人看待的,引起了我無限的好奇心。

相對於臺灣銅像的粗製濫造,俄國的銅像與紀念碑,真材實料,製作精美,銅像的一顰一笑栩栩如生,絕對堪稱藝術品,只是以上這些讚美之詞,僅限於十月革命之前的作品,到了蘇聯時代風格丕變,幾乎所有建設與藝術都要為政治服務,既要彰顯社會主義又得號召無產階級,銅像臉部表情大多剛毅木訥,紀念碑則一貫加上一顆紅星,這樣的革命美學也影響到了其他共產國家,然而不論美醜好惡終究還是歷史的重要篇章。

蘇聯建國初期,公布了一條《關于拆除為歌頌沙皇及其僕從而建立的紀念碑和擬定俄國社會主義革命紀念碑方案》,之後就拆除部分象徵皇權的銅像與紀念碑,但基本上帝國時代許多有名的銅像與紀念碑還是保存下來了,這也讓我們從銅像的差異上看到俄國的美術史。

戰鬥民族的浪漫:為銅像買束花

今天在俄國的銅像,大概可以分為以下幾種:皇帝、蘇聯革命者、學者、以及作家與犧牲者(包括因戰爭或災難),另外還有一種特別的設計,是刻有浮雕像的「紀念匾」,通常是鑲崁在名人的故居外。

在臺灣民眾的心目中,俄國人就是戰鬥民族,窮兵黷武愛打仗,冰天雪地打赤膊,把熊虎當狗貓來養。不過,這些銅像的存在讓我感受到他們的浪漫與溫柔。

想不到吧!俄國人是個愛花的民族,平時在路邊或地鐵站外,多的是老人販售綁成一束,價格低廉的風信子,或其他小花,而且不論男女都常會買上一把,送家人贈朋友都很得體。每到特定節日,像是三八婦女節或是二月廿三日「男人節」更能看到大型看板,要大家別忘了買束鮮花送給自己的那一半或是長輩。更想不到的事是,俄國人買花給銅像可能比買花給家人朋友還更家常便飯!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