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人只是利用葛雷高爾,在他沒有利用價值之後,就嫌他是累贅,還把他當成是恥辱。早在還沒變成蟲之前,葛雷高爾就不被當成是家中的一份子,只是個拿錢回家的工具,被隔絕在家庭關係之外。但他對家人的愛使他願意無怨無悔地付出,哪怕要他犧牲生命,他也在所不惜。或許一肩扛起家庭的責任,可以使葛雷高爾感到被人需要,覺得自己有價值,可是在這過程中,他就這樣一點一點的失去了「我」的觀念,他就是為他人而活著,既然沒有人需要他,他當然就不用再存在。

變成蟲之後,他或許還能努力保持人性,但他的自我早在成蟲之前就消失了,在別人否定他之前,他已經先否定了自己。其實如果葛雷高爾能完全變成蟲,再也聽不懂人類的話語,對他來說搞不好還比較好,其碼他不會再有人的感受和感情,不會再感到受傷,但他偏偏「半人半蟲」,既無法當蟲也無法當人,是一種什麼都不是的狀態,是一種到哪都不能融入的徹底放逐。

讀完《蛻變》之後,我想:有沒有可能,葛雷高爾其實就像那個被變成青蛙的王子,只要有一個真愛之吻,就會變回人形,只可惜沒有人愛他,沒有人看得見他醜陋外表下愛人的心。可憐的葛雷高爾最後得到的不是一個救贖的吻,而是一隻把他推入痛苦深淵的掃帚!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你可能不知道的卡夫卡:

  1. 在《噢!父親》裡,卡夫卡終於不再是小說裡的化名,而是一個兒子對父親的坦承和對於自我的追尋
  2. 妹妹背著洋娃娃,虫虫背著十字架 ── 再讀卡夫卡/《卡夫卡中短篇全集》
  3. 卡夫卡的迷宮,精神意志薄弱者慎入!

延伸閱讀:

  1. 《城堡》
  2. 《審判》

《蛻變》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