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中還透露出一些有趣的事實。比如 FBI 一開始把馬奎斯的名(first name)弄錯成荷西(Jose),而非我們熟知的加布列(Gabriel),直到兩個月後這個錯誤才被修正;另外,一直以來馬奎斯的出生年被誤植成 1927 年,而這個數字也被世人所接受,反倒 FBI 正確地將出生年記錄為 1928 年。

報告中指出 FBI 曾經接觸過至少九位馬奎斯的友人,其中一位向特務透漏了馬奎斯要前往墨西哥的消息;而墨西哥後來也成為他的長居與辭世之處。

FBI 的調查一直持續到 1985 年,當時馬奎斯全家都已在墨西哥定居,而他也已經因為《百年孤寂》(One Hundred Year of Solitude)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三年了。

馬奎斯一生與卡斯楚交好,也時常對美國的美洲政策尖銳批評。儘管如此,馬奎斯後來也贏得不少美國領袖的尊敬。比如柯林頓在位期間,就曾經數次邀請馬奎斯造訪白宮。馬奎斯過世後,柯林頓在他的悼詞中說:「我很榮幸成為他的友人,能夠認識他偉大的心靈超過 20 年。」

歐巴馬也說:「世界又失去了一位最具真知灼見的作家,他也是我年輕以來最愛的其中一位。」

走過紛亂的時代,馬奎斯與他的作品一同見證過美國與古巴之間的緊張逐漸消弭,甚至今日兩國已經恢復外交。儘管他不知道自己曾經被美國特務單位視為敵人,但至少我們可以確定,文學的力量是可以超越這一切的。

資料來源:Washington PostColombia Reports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Ver en vivo En Directo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