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Miffy

《五花鹽》夏季刊專體報導了新店十四張的歷史和它被徵收的始末,在這之前我卻對這件事一無所知。為什麼這麼重要的事,沒有新聞報導?為什麼那些古蹟、老房子、田地就這樣被毀了,卻沒有人知道?

我想起《白噪音》的一段話:「這種事難道已頻繁到引不起觀眾的興趣了嗎?不在現場的這些人知道我們經歷了什麼事?……我們所愛的、所奮鬥的一切都正遭受嚴重的威脅。……我們的處境、我們出自人性的焦慮和恐懼,難道就不值得受到正視嗎?難道恐懼就不算新聞嗎?」為什麼媒體不讓人民知道真正該知道的事,卻每天只想把一些不必要的垃圾塞進我們的腦袋裡?到底有多少事背著我們偷偷摸摸地進行,還有多少事是我們不知道卻應該要知道的?我覺得我好像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從看似便利繁榮的假象中醒來!最可恨的是他們讓我也成了幫兇,以後我坐捷運經過環狀線的 Y7 車站,該抱著什麼樣的心態?

政府可以這樣做嗎?大搖大擺地就把怪手開進人民的家門口,三兩下的時間,家就被拆了,歷史沒了,故事也彷彿不曾存在過。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政府真的可以這樣做,因為他們有一個萬能的法叫《土地徵收條例》,只要祭出這條法,他要哪塊地,哪塊田,都能手到擒來!政府叫你搬,你不能不搬,貼點錢貼點地,你就必須離開住了大半輩子的家,沒有選擇的餘地。

有人說都有補償了,還在抱怨什麼?政府區段徵收你的地,讓它漲到天價,那他發回給你的地就可以縮水,縮到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剩五坪、一坪,這麼小的地是要拿來蓋廁所嗎,更何況重新蓋不用錢嗎?會從中得利的永遠都是有錢有勢的人,絕對不會是窮苦的種田人!更不用說許多的區段徵收根本不符合「公益性、合理性和必要性」。我真的搞不懂政府一方面說要保護農地,抑止農地被濫用,而提出設置農業專區,另一方面卻又浮濫的徵收農地,這是什麼一個莫名其妙的狀況,是有多重人格還是怎麼樣?

執政者為什麼要讓人民受苦?台灣是個民主的國家,執政者應該保障人民權利,為人民謀福利,和人民站在同一個陣線上。是誰允許他們如此肆意妄為,以這麼不公不義的手法來掠奪人民的土地和財產?難道真的如《一九八四》裡說的:為了要主張自己擁有控制他人的權力,就必須要讓他人的日子很難過?難道真的是人民太傻太天真?

我們已經無路可退了。沒有辦法在大都巿生存,想回到家鄉,耕田也好,捕魚也行,我們要過自己的生活,可是政府在農地上蓋捷運,在河邊搞建案,家也沒了,地也沒了,要回哪去?「愛台灣,守護這塊土地」不應該只是一個選舉的口號,它應該是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所有人都該採取的行動,如果不能認知道這點,不能認知你腳下的這塊土地就是自己的根,那麼或許你的生活是在它方,或許你就應該離開不要再繼續踐踏這塊土地了!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不要相信當權者告訴你的烏托邦圖像:

  1. 我寫作,是因為我想揭穿一些謊言!
  2. Readmoo電子書5月店長莊瑞琳:全球化的脈絡中,思考與行動是至關重要的事情!
  3. 達人嚴選:衝吧!它們是幫你進入類型小說世界的最佳裝備!

延伸閱讀:

  1. 《白噪音》
  2. 《一九八四》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