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elek
1986年生於打狗鹽埕,胸無大痣。一不小心這世人就太浸淫讀書,跟諸事諸物不免隔閡了些,離人群稍遠,偶爾也會後悔。與朋友合著《擊落導彈的方法》。

最近偷得空檔,都在玩《永恆眾柱》(Pillars of Eternity)這款單機角色扮演遊戲。背景設定很類似美國建國史,只是東西岸顛倒,遊戲中的鹿林地(Dyrwood)的「反抗灣」(Defiance Bay)在大陸西側,守護先民遺跡的部落民 Glanfathan 則生活在東邊蓊鬱林間。平行於現實中英帝國的是遊戲中的 Aedyr帝國,反抗灣地區一度為其殖民地,因其探勘部落民崇聖的先民遺跡,糾紛不斷,最後爆發「碎石戰爭」。戰後和平昌盛了二十年多,不甘寂寞的殖民地貴族在帝國慫恿下打破協議,再度挑起爭端。反抗灣在後續的衝突中掙得相對的自治空間,直到遊戲故事約十五年前類似白蓮教的民間起義。殖民地栽培業育種失敗導致饑荒與經濟停滯,農民間有一人 Waidwen 自稱是復興與光的神祇 Eothas 的使者,揭竿起義,迅速掌握鹿林地以北,大肆宗教清洗,直到揮軍南向入侵鹿林地,謠傳他踏進反抗灣總督府的時候整顆頭變成耀目光芒。

鹿林地信奉戰爭與火焰之女神 Magran 的牧師製出一種炸彈,事先佈置,配合十二名志願者將 Waidwen 困在橋上炸死,「聖徒戰爭」不久告終;Eothas的教堂被搗毀,信眾遭屠殺。聖徒戰爭翌年,鹿林地第一名「空胎」(Hollowborn)出生,嬰兒生命跡象正常,惟眼神空洞。肉體裡沒有靈魂。空胎接二連三,引起恐慌。鹿林地向來有研究「操魂術」(animancy)的傳統,學者嘗試把動物的靈魂移植到空胎體內,起初一切看來都正常了,嬰兒又恢復大夥[1]熟悉的模樣,於是同樣的療程在萬名空胎上重複,被稱為「救贖」。直到這第一世代的空胎長到青春期,數週內就變成如狼似虎的飢餓掠食動物,六親不認,兇猛殘殺。操魂術學者這才發現嬰兒肉體與動物靈魂的不相容,父母群情激憤,四處都有操魂術學者被群眾施暴甚至殺死,但空胎仍不斷降生。《永恆眾柱》就在聖徒戰爭後空胎慘霧籠罩的鹿林地揭幕。

以上的背景故事可在遊戲過程中陸續搜集到的小書中讀到,或者像 Gamepedia 之類的網站也都有人整理好了——當然,玩遊戲時多半沒心思看那麼多字[2],所幸角色扮演遊戲的敘事技術十分成熟,企劃會安排NPC(非玩家角色)幫你提點,設計任務讓玩家「從做中學」,夜裡夢見前世,醒來又跟非玩家角色的隊友聊天,其中一個正是當年參與困炸Waidwen的野牧師,就連吟唱人的歌謠都向遊戲的背景故事用典。

諸神信仰跟操魂術構成《永恆眾柱》頗具張力的主調。在西歐,隨著世俗化漸次開展,人的生活越發失去超越性的依歸與寄託,而在眾人集智弒半神 Waidwen 之後,鹿林地諸神竟也停止回應信徒的禱告,偏偏空胎肆虐,正是最需要神啟與允諾,即便是天懲,只要能歸因,事情也會好受一些。神祇不語,操魂術一時被當作救世靈丹來嗑也是可以理解。遊戲揭幕的時點,歸咎操魂術的暴動已經發生,大部分學者逃離鄉間,避居城內,仰賴貴族和政府庇護與贊助。在反抗灣的一所「研究型療養院」裡,你可以跟許多操魂術研究者對話,他們口中的操魂研究十分「神祕」,充滿一眼即知純屬杜撰的概念,腔口就像《利維坦與空氣泵浦》裡面十七世紀經院哲學還未遠時從事實驗的學人:「水銀下降的意動(endeavour)」[3],霍布斯這麼寫。endeavour 的拉丁原文是 conatus,「模擬人類努力的一股力、衝動、傾向」。

註釋

  1. 不能用「人」或「人們」,因為人類只是《永恆眾柱》世界中的一支,那裡用的代詞是 kith,泛稱人類、精靈等各種族,姑且翻成「大夥」。
  2. 不過這是角色扮演遊戲,許多玩家追求的正是徹頭徹尾融入遊戲世界,姑可縱容字數,用字風格也偏古雅。
  3. 《利維坦與空氣泵浦》,p.126.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