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不是每家小書店都不打折,政大、水準、唐山等,都以相當於或更低於網路書店的價格販售,它們占地利之便,我買新書,在這幾家,不網購。而在早期,重慶南路還是書街的時代,最感謝的就是天龍書店,打個八折八五折,都好。書不少,老闆善於吆喝,有一次還大喊,鄭愁予,雪的可能。這是我平生首聞現代詩集成為促銷的代表商品。

天龍書店是異數,是話題很多的書店。不是因為書店本身,而是老闆。老闆沈榮裕,精力無盡,鬥志高昂,是書店界的鬥魂。經營天龍書店幾年之後,他突然開起六十九元書店,且遍地開花,到處插旗,一時多少分店,捲起千堆雪。

據說當年沈榮裕的天龍、風雲書局,慘遭納莉風災水患,沈榮裕開設六十九元平價書店,將泡水書、庫存書俗俗賣。此外沈榮裕把書店退回出版社的舊書整批切貨販賣,低價制勝,賺了錢,山寨版六十九元書店遂如雨後春筍一一冒出,但都曇花一現,本尊後來也收山了。只是那股旋風,書迷津津樂道,至今網路仍搜得相關報導。

沈老闆後來收掉六十九元書店,賣起簡體字書和電腦書(天瓏),折扣戰想必不玩了,怎麼玩也玩不過網路書店。我已經無數年未逛過重慶南路的書店了,猜測如此,不知對不對。

天龍書店讓我印象深刻的,不但是一落一落運進來,來不及上架的新書,以及老闆的促銷喊叫聲。門前一家書報攤,我這輩子不會忘記。

那天走過,發現一本詩刊,是《台灣詩季刊》第四期。第一次知道有這本詩刊,我很喜歡它素雅的樣子,裡裡外外都喜歡。我決定購買,又瞧見攤子上還有前一期,要不要順道買下呢?我拿起來,翻目錄,瞄內文,正盤算間,老闆突然把兩本詩刊從我手中搶下。

驚愕中,我恍然大悟,老闆大概以為我看白書。也許一般人在書報攤取了就走,沒在逗留翻看的。我說我要買,老闆說,不賣啦。我生氣,回說,賣給我吧,這雜誌放著也沒人買。干安捏?老闆以不屑神情說。我只好走人。那凶惡的嘴角,那粗率的動作,事隔幾十年我還記得,想是幼稚心靈受了大傷。這詩刊就是林佛兒辦的《台灣詩季刊》,是我今生最喜歡的詩刊。我後來在別的書攤買到,發誓要投稿,每期都要有我的詩稿。下一期果然登了兩首拙作,但也停刊了,沒有下一期。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關於書店的好多想像:

  1. 【日本特派】如果書店不死,它們的未來會是什麼模樣?(上)
  2. 【日本特派】如果書店不死,它們的未來會是什麼模樣?(下)
  3. 你也有一間夢想中的書店嗎? 不如先規劃一趟旅行,到蘇格蘭體驗「一週店長」
  4. 【台北城市散步】那些年的書香──溫羅汀書店圈的前世今生
果子離群索書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