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常同情迪迪和果果,彷彿在《等待果陀》裡找到了一種認同。貝克特把等待時的痛苦和不安定感呈現得太好了。等待非常令人討厭和害怕,因為未知的結果,使人在等待過程中十分的焦躁,一直想做些什麼,但做什麼都無法平撫心裡的不安,這種情緒不斷翻攪,幾乎讓人陷入瘋狂,表面上想要放棄,內心卻怎麼都做不到,只能在泥濘裡掙扎,甚至變得偏執。該怎麼辦?等待的時間無限,但人卻會老去,當迪迪和果果站在原地不動的時候,我覺得那是個悲劇,是個令人失望的結局。

但仔細想想,或許本來就不會有「一夕就改變」這種事情,更何況他們已經等了這麼久。所以等待的答案會不會其實在自己身上,重要的是,在這漫漫的過程中還可以做些什麼,讓人可以稍微忘卻等待的痛苦,賦予這段時間意義?譬如像迪迪說的去幫助別人,或者是思考其它的可能性,既然有大把的時間必須消磨,那就拿它來做些讓自己快樂的事吧。人的一生,等待,是無可避免的,但希望卻只有在放棄它的時候才會消失。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Franco Folini

戲,不只是戲:

  1. 連結閱讀、歌曲與人生──專訪音樂劇《不讀書俱樂部》製作張芯慈及導演陳大任
  2. 馮翊綱:戲劇,就是說話的藝術
  3. 杜斯妥也夫斯基 《罪與罰》戲劇刻劃人類心理

延伸閱讀:

  1. 《台北文學奬:舞台劇本篇》
  2. 《每個產品都需要好劇本》

《黃金時代》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