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陳培瑜
繪本的字很少,畫很多,所以可以看得快,再慢慢想。想什麼?想那些字裡沒說的、有畫沒看清楚的。然後,原本覺得很貴的繪本,就值回票價了!

「妳為什麼要一直讀繪本?」有個朋友突然傳訊息來問我。

「就很好看呀,繪本其實就只是閱讀的另一種選擇啊!而且我也讀文學小說,也讀生活雜誌……」在手機上還是快速的回答了朋友的來訊。

朋友繼續寫道:「但我覺得很多繪本都讓我看不懂,我不喜歡那種看不懂的感覺。而如果我不懂的書又是被很多專家介紹成很厲害的樣子,我會更不開心。就像《小王子》那樣,所以最近的小王子電影我一定要去看,應該就可以看懂!」

「妳想要看懂什麼?」我真心的想知道只好繼續在手機上痛苦的打字!

突然電話響了,她直接打電話,然後有點無力的說:「就看懂作者要講的事情呀,不然作者幹嘛花這麼多力氣寫書,出版社還花錢印書,一定是有重要的思想是作者想要說的嘛,如果不看懂,我會很挫折!」

我把自已一直以來的閱讀經驗跟她分享,我說:「但如果不要硬想看懂,就只是看看、想想、再看看、再想想,可以嗎?就像《一起去看海》書裡畫的小漁村和那段下坡的山路,作者並沒有說畫的是臺灣確切的什麼地方,但是我發現很多人看過之後都會覺得跟自已喜歡的、熟悉的某一段山路很像,而那個小漁村也會讓人有似曾相識的感覺。這樣的書比較好玩吧!讓讀者把自已的生命經驗放進圖畫和文字裡,如此一來每個人就會有自已最獨特的閱讀記憶。」

「那本書跟《小王子》不一樣,因為我看得懂。妳有看過《強納森和藍色的大船》嗎?我覺得那本書不合理,小孩怎麼會自已出海?動物又怎麼會和小孩一起開船?如果給小孩看太多這種書,真的不會害他們變得不切實際嗎?還有《小塔的冰山》在我看來也很不合理!一個小孩半夜自已跑出去,爬到冰山上,又遇到企鵝送他回家耶……」

「咦?妳也看了很多繪本喔,這兩本書都是好看的好書!至於小孩會不會自已開船或者半夜跑出去,妳可不可以不要用現在這個世界運行的方式來看孩子的行為和書裡的故事?妳就把這兩本書當成是作者自已的想像世界,在他們生命的某個階段想必受到冰山、大船所吸引,然後就被他們畫進故事裡了嘛!而且現在的小孩才不會看了這種想像力豐沛又充滿感情的書就變得不切實際,我們要擔心的其實是他們太過『實際』吧!」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我的想法……

「我最近其實還看了另一本書,《世界上最棒的蛇》,書裡的蛇和波特夫人一起生活耶,還去學校和小孩一起玩,正常人看到蛇應該是轉身就跑,怎麼會跟蛇這麼親密?法國人真的太不合邏輯了!」朋友繼續說著這些書給她帶來的「戕害」。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