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裴凡強
心血來潮學俄文,因緣際會去俄國,以俄文訪問過前蘇聯主席、史達林曾孫與喬治亞前總統等等大人物,目前在似遠實近的中國失土俄國領土海參崴工作,希望能將「俄行俄狀」的人我生活化為文字分享給讀者。

一直都對俄國人的耐心感到不可思議。

這可以在排隊時看得出來,因為他們總是在排隊,而且是為了各種各樣的瑣碎之事而排隊。大一點的事情如老人家排隊等候發放退休金,而且是在郵局開門前就在門外排隊了;日常生活上中午用一個方便的自助餐吧,起先是為了選菜排隊,排完隊選菜後,得再排一次隊結帳,在車站購票當然也是要排隊的,長龍中的我時常感到無奈與不耐,假設在臺灣,不論是在臺北市監理所等著換駕照,或是在南竿的飛機場 standby,我知道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是手腳俐落、動作熟練地希望儘量迅速確實地紓解排隊人潮,雖然心中有再多的怨懟不滿,有多麽的心急如焚,也只有來個深呼吸告訴自己:「不要急,馬上就輪到我了!」

場景換到俄國。

在人龍中,我時常也來個深呼吸告訴自己:「不要急,馬上就輪到我了!」不過看到櫃檯後那些服務人員的動作,卻是不溫不火,慢條斯理,好像完全不在意(無視?)面前人山人海的情況。

據說前蘇聯人有三分之一以上「自己的」時間被用在排隊上,也有一說是多達二分之一的。俄國老師曾經告訴我每個蘇聯人都被列入「名單」,不論是購買一輛蘇聯拉達(Lada)車或是分配到一戶赫魯雪「窟」(指的是赫魯雪夫時代毫無美感裝潢的國民住宅)甚至是一瓶牛奶或是一斤豬肉,只要夠有耐心,遲早都會輪到你,當然遲的機會必然高許多,這或許也能夠解釋為什麼人群中好像只有我特別沒耐心。

既然這麼多時間要耗在排隊上,於是也出現許多排隊文化,比方說交換一些政壇秘辛、名人逸事或是藝人八卦等等,這也是個交朋友的好地方,因為同一個隊伍中必然是興趣相投的同好。尤其是隊伍中常常也有對蘇聯政府不滿的「雜音」,派一些密探在排隊時搜集情報送交長官當然也是維持治安上所必要的任務。前蘇聯作家索羅金(Vladimir Sorokin)有本小說就叫《隊伍》(The Queue),悲歡離合,整個故事都發生在排隊中。

還有排隊時大家都很守秩序,且堪稱是井然有序!當一個人打算加入排隊的陣容時,他會問「您是最後一位嗎?」總之要找到最後隊伍中的最後一個排隊者,就彷彿領了號碼牌,此時甚至可以離開隊伍去做自己的事,只要時間算得準一點,當你回來時只要原本的「最後一位」還在,那麼自己的排隊序列就依然有效,可以從容地加入排隊的行列,且絕對不會招來任何的抗議。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