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黃子欽
我用平常跟朋友聊天的方式來做這個採訪,但限定一個時間點,在這之前抓出重點。人與人的對話,總能打開最大的經驗值,而且產生不同的提問和互動。

所以你喜歡工業設計嗎?

我喜歡設計良好的工業設計產品,也喜歡歲月洗練過的老物件。有些老東西,擺在過去並不特別,只是個很合理的存在著;將它擺在不同時代,便產生了時空錯置所帶來的差異性,所以原本普通的東西,因為這個異質性而變得有趣。物件本身也算是一種記憶的連結,包括使用過的溫度、人的感覺,這些是新東西短時間無法產生的質地。

我的感覺是,你是個觀察力很強的人,很多東西你都是透過觀察然後思考,做出創作性或者內部的調整。你從小就這麼有觀察力嗎?

我覺得是我喜歡觀看勝過於動腦(大笑)。

但一直觀察就必須要去統整訊息,不可能不動腦啊(笑)。

但動的都是比較不實際的部分。我覺得我從小就是右腦發達、左腦不發達,我的頭腦很晚才開化,印象中,小學一、二年級我一直被老師留下來一對一教學,因為數學課我完全看不懂。比如 1+1=2,對我來說它已經變成符號,我沒有辦法用邏輯去思考,我看到的其實都是抽象符號,不知道這是要學習邏輯。一直到小學三年級,才比較像一般小孩子一樣能正常接軌。所以小學的記憶並不快樂。在我當老師以後,我很重視讓小孩喜歡來學校,不能因為不會念書就否定掉小孩子,所以我的學生都很喜歡來學校。我嘗試扮演的是充滿理想的老師,但現實沒辦法這樣實行,因為大環境不會認同這種短時間沒有成效的理念。人生的成敗關鍵是性格,還有正面的人生觀,但學科永遠至上。

創作應該要像讀一本書那樣完整,不是一張就沒了。

你在台灣的生活,與在英國的日子,帶給你的眼界有什麼不同?

看的東西越多,對好東西的定義標準會越來越嚴格,也越來越清楚。簡單來說,一樣是蒐集老東西,在出國前只要是有年份的老物件都照單全收。但蒐到後來會發現老東西還是有分好壞,好的會隨著時間化為經典,所以後來我對老經典更感興趣。現 在的台灣我覺得缺乏減法的設計,你看舊照片裡的台灣街景很美,為什麼?因為那時候很純粹、平面設計很乾淨,沒有奇怪的配色。寫招牌是職人的事,在現代,電腦輸出普及,門檻變低了,但美感並沒有隨著經濟一起提升。

timeless 是很重要的要素,一個設計如何在二十年、三十年後回頭看它還是 OK 的,不會只思考當下曇花一現,這是我喜歡的東西給我最大的學習和影響。當然英國老東西更多,但那些東西就歷史意義來說比較無法產生任何連結,純粹就以物件本身的角度來欣賞。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