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裴凡強
心血來潮學俄文,因緣際會去俄國,以俄文訪問過前蘇聯主席、史達林曾孫與喬治亞前總統等等大人物,目前在似遠實近的中國失土俄國領土海參崴工作,希望能將「俄行俄狀」的人我生活化為文字分享給讀者。

一翻開俄國的月曆,目光一定會停留在一月份那一大排紅色上。這些紅字從「1~10」,也就是說每年從元旦起,無需彈性放假,當然更不必補假,固定放十天,如果 12 月 25 號後找不到同事了也不用大驚小怪,因為他們把年休與新年一起放,早就提前放起連續假期了!

所以每年的 12 月中旬起,俄國就已經充滿了歡樂氣氛,大家莫不興高采烈地規劃新年假期,並迫不及待地在辦公室白板上每天倒數距離新年的天數,還將過年應景要吃的甌柑(小橘子)、俄式沙拉(Olivier)以及俄羅斯香檳等等節慶所不可或缺的節慶食品化為作畫題材,隨著一天天接近年底而日趨豐富;就算是在平日嚴肅緊張的辦公室內,也多半佈置了五彩繽紛的金蔥彩帶,在天花板上懸吊交錯呈波浪狀,熠熠生輝。

聖誕節到隔年元月十號,這半個月戰鬥民族是不上班的啦!

普丁與搭配「猴年」的猴子

打開電視,充斥著提醒消費的廣告,掛滿聖誕節與新年飾品的百貨公司和超級市場,促銷手段一波波,就是要吸引你掏錢購物,大街小巷不畏風寒,賣糖果、餅乾與小禮物的小販隨處可見,畢竟新年是俄國最重要的節日,大家都打算發筆新年財好過年。

不過,俄國新年所販售的商品之中,對我們來說最特別的,當屬不久前才從泰加(Taiga)森林砍伐的新鮮樅樹了,俄文叫 Ёлка。

12 月上旬,我因為公務回臺灣兩週,再回到俄國時已經是 12 月 20 日了,那天是週日,我注意到許多地方的耶誕樹都已經亮起燈了。隔天早上出門前往辦公室途中,我看到一輛貨車正在卸貨,卸下的貨物是一棵棵的綠色植物,而且有許多棵植物已經被塑膠薄膜包裝好了,就挨著牆角立在路旁,有的植物還裝上了底座,挺立在路邊。

仔細一看,原來是樅樹,當時我心裡想著「俄國政府真是大手筆啊!看起來這些樅樹是要妝點市容用的,要讓城內的街頭巷尾都充滿歡樂的節慶氣氛誒!」

不過隔天同一地方依舊是原班人馬與一輛貨車,而且在其他道路上,也出現了貨車與包裝好的樅樹,但是他們卻都沒有任何進一步的動作。所以我還想之所以就只把樅樹豎立在路邊而不趕快裝飾它的原因,應該是「裝飾品還沒運來吧」。直到有一天下班時,我看到有人掏錢買樹,這才發現實際情況卻並非如我所料,原來這些樅樹,不是政府用來美化市容的,而是「新年經濟」的一部分。

這些樅樹是商人從泰加森林運來,賣給俄國人買回家點綴耶誕與新年之用,當然只買一棵樅樹是不夠的,所以其他裝飾樅樹的週邊商品就與樅樹共同構成了新年前的採購潮,並且讓濃濃的年味愈發地飄揚。

這不是我第一次在國外跨年,但卻是第一次「一個人」在國外跨年,過去在莫斯科讀書時,老師、同學甚至我國駐俄代表處的外交官,曾一起相約到紅場跨年,等待克里姆林宮的新年鐘聲響起,然後大家合照互祝新年快樂!

不過現在在俄國工作了,其他的俄國同事早就返鄉過年去了,臺灣同事還在工作崗位上的一定是在值班,無暇慶祝新年。相較以往在臺灣有家人、有朋友還有 101 煙火的跨年夜,此時難免感到孤單,所以我也決定買下一棵俄國「新年樅樹」,一來應景,二來也可以在工作後回到空無一人的宿舍時,感到更多節慶的喜悅,稍慰心中寂寞。

但是我對這項商品毫無所知,很擔心會被當成一隻「想買俄國紀念品的待宰外國肥羊」。所以事前還特別做好功課,詢問同事行情以及何時買能夠以最低價買到樅樹。我同事告訴我最好在 12 月 30 號購買,因為 31 日很多人已經返鄉準備過年,可能根本買不到樅樹了,所以 30 號晚上他們會以比較低的價格脫手賣出。

聖誕節到隔年元月十號,這半個月戰鬥民族是不上班的啦!

30 號晚上,我找了離家最近的「樅樹攤販」,我想買他們想賣,所以很快以 700 盧布(折合約 10 美元)的價格買下了一顆樅樹,然後扛回家,隔天再去大賣場購買即將拍賣的燈飾、拐杖糖、薑餅屋等各種新年飾品妝點屬於我的耶誕樹。

有別於當下流行人工味十足的塑膠耶誕樹,這次我雖然一個人跨年,但是當我聞到家中那淡淡的樅樹清香時,卻好像更具過節氣氛,下次我一定還會再買一棵。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

延伸閱讀:

  1. 安娜‧卡列尼娜(套書)
  2. 金色俄羅斯

當代英雄》是篇幅不大但震撼力十足的俄國小說!►►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