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沈嘉悅;編輯/陳大中
本系列由【閱讀‧最前線】與【SOS】聯合製作刊出

這裡或許是每年書展「創作」濃度最高的場所,幾乎獨立於書展的其它攤位。每年「讀字」都舉辦場次驚人的活動,「輪班」結帳工作的參展單位也藉機向讀者宣傳、介紹自己的理念。他們自然又平靜的站在作品面前,像是把自己最親密而重要的朋友介紹給大家認識。這個瞬間或許會擦出亮眼的靈光,成為撼動彼此想像的珍貴火苗。

不知道大家對書展的印象是什麼?在認識獨立出版的好朋友以前,我總認為書展當然是要賣書啊,不然要幹嘛?直到現在,或許還有不少讀者認為書展中只有折扣是真的,其它都是假的。但自 2011 年開始,有一群人從「機場」出發,用具體行為挑戰了消費者對書展的刻板印象。他們在展場中寸土寸金的攤位舉辦活動,給讀者跟創作者留下閱讀的空間,也創造了無數的美好相遇。跟著讀字去旅行,從機場、車站、宇宙、部落、酒館到「辦桌」,不知不覺竟來到第六年。

一年一度的讀字精神

自 2011 年開始,由一人出版、逗點文創結社與南方家園出版社為主,年年吆喝、招攬出版親友書展見,其中亦不乏遠自香港、馬來西亞、澳門或中國等地的華文創作者。參展單位從 2011 年的 20 個,增加到 2016 年的 32 個(參表一),光是「走春」就讓人腿軟。從數字上來看,雖然參展的獨立出版單位總數從 2014 年開始不再「暴增」,但仍幾乎年年都有新進的參展單位,更突顯了台灣獨立出版的活力與多樣性。雖然近年出版產業整體銷售量下滑的訊息時有所聞,但依舊無法阻擋創作人的發表意願,絲毫不受到景氣與大環境的威脅。

今年的展場空間設計特別通透,不同於過去的擺設方式,甚至可以說是「最好逛」的一次了。雖然可能同時會有 4 間出版社「併桌」,但以讀者逛展的角度來看,這樣的陳列方式多出不少空間,讓走道寬闊不少,挑書時的感覺也輕鬆不少。南方家園出版社的總編輯劉子華表示,「辦桌」概念已經蘊釀很久,書展恰好都在農曆過年前後舉辦,常有年節氣氛,因此不論歷年的「讀字」主題,出版好友相會都有見親戚、吃辦桌的感覺。今年選擇很喜氣的紅色為元素,甚至還想過再搭個野台做活動場地,雖然最後只保留部分概念、沒有全部付諸實現,但還是看得出一些發想的痕跡。

【怎麼拼出一個展?】銷售誠可貴,獨立價更高:2016 讀字辦桌觀察報告

讀字辦桌的併桌風景,攝影/葉菀菱

這也是第一年由「獨立出版聯盟」舉辦的書展活動。身為「讀字」的元老級成員及獨立出版聯盟常務理事,劉子華認為成立聯盟有幾個方便之處,其中之一是若有版權業務的商談或任何合作的機會,都可以透過聯盟來聯繫各出版社。因為每年「讀字」都製作書展文宣及手冊,獨立出版聯盟也掌握各個與會單位的出版資料。獨立出版聯盟也歡迎成員提供相關書籍資料,讓每年一度的書展增添不少後續合作的可能。

【怎麼拼出一個展?】銷售誠可貴,獨立價更高:2016 讀字辦桌觀察報告

表一。整理製表 / SOS編輯部

創作者的年度發表舞台

對出版社跟創作者來說,一年一度的書展也算是大展身手的舞台。不同於書展多數攤位總是趁機清倉甩賣舊書,「讀字」則充滿書展首發的新品,因此也漸漸的成為創作者與出版社彼此切磋、發表的舞台。其中最突出的莫過於「詩」,因為詩集選擇書展首發的機率特別高,遠高於其它類型的出版品。例如今年就有德尉的《戀人標本》、嘉勵‧賈文卿的《ㄅㄧ ㄐㄧˊ 濁色本》、莊東橋的《我不懼怕突如的愛》、生奶的《好好愛我》、許赫跟方竣的《來電》等書。其中像德尉、生奶、嘉勵‧賈文卿都是「慣犯」,連續幾年趁書展的時機推出新作品,可見這個時間點對創作者來說有不可替代的重要性。

除了台灣的創作者,澳門詩人邢悅、洛書也透過「斑馬線文庫」於書展推出新作《日子過得空白一點也不錯》、《燕燕于飛》。甫為台灣人妻的香港詩人陸穎魚,也以自己的詩集《晚安晚安》為主體,製作延伸的手工筆套及詩卡限量販賣。另外也有老酒裝新瓶、詩與其它產品結合的範例,如詩人宋尚緯的詩集《共生》就由啟明出版社推出新版本,而小寫出版社將桌遊《森林保衛戰》和詩集《遠方的綠光》合而為一,現場桌遊的體驗活動文字也由詩人游政穎挑選搭配,搭配禁止分售的策略讓讀者非得讀詩、買詩不可。

【怎麼拼出一個展?】銷售誠可貴,獨立價更高:2016 讀字辦桌觀察報告

詩人陸穎魚將《晚安,晚安》詩作與明信片、筆套結合。照片來源:陸穎魚

【怎麼拼出一個展?】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