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正好

「可是我沒有打給你啊~~」他正在寫稿,聽見妻微帶遲疑的聲音在書房外響起,他停下打字的動作,關掉音樂—他正在聽的是約翰藍儂在小野洋子為他擋下一顆子彈而死之後寫下的代表作──走出書房。

沒記錯的話這是今晚第三通類似的電話了,每一通沒有顯示來電的號碼都劈頭質問妻「為什麼一直打過來?」。他想起 Taylor Swift 第一張中文專輯裡那首「打錯了」,那是妻喜歡的歌手與喜歡的歌,不過發生在現實生活中,倒遠遠沒有歌詞裡浪漫。

「但是我也不認識你耶,手機上也沒有通訊紀錄啊~~」妻一邊有點苦惱地踱步,一邊抬眼衝著剛走出書房的他一笑,拉長的尾音與歪頭看天花板的動作,顯示她正在努力回想。「但是真的沒⋯⋯」

他溫柔而堅定地拿走妻的手機。「請你不要再打來騷擾我太太了。」然後按下停止通話鍵,將手機還給她。

「啊⋯⋯可是這樣很沒禮貌。」妻皺起眉,但表情看來像是鬆了一口氣。

「才沒幾個小時,都第三通類似的電話了,連你可愛的小膝蓋都知道是詐騙,它們沒告訴妳嗎?還是妳的腿太長了,膝蓋要告訴妳的事情還沒傳到妳腦子裡去?」

「哎呀你!」妻羞赧地笑了,笑得那麼甜,還是抿起唇假裝生氣地握拳打了他幾下。「小說寫得怎麼樣了?」

「你說,那篇硬是被逼著寫的小說啊~~」他的尾音與妻方才一樣拉得極長,回想起那天,他的書架上走下一群罷工的角色(同時,這本書在全世界都無法閱讀了,包括譯本),宣稱不滿他寫下的情節,要求他再寫一本用同樣人物、同樣時空背景,但是情節設定不同的版本。

這種事情雖然不算常見,但他也不是先例,小說人物工會發起的第一次罷工是針對美國奇幻作家喬治·馬汀的作品《冰與火之歌》系列,那次罷工遊行相當盛大,參與遊行的角色約莫有四分之三是鬼魂,一個一個死相悽慘,搞得罷工抗議宛如萬聖節遊行還是中元普渡,聞者傷心見者落淚,也難怪角色們紛紛出來抗議。

「本來在這種情況下被迫寫小說,的確讓人很煩躁啦,不過寫著寫著,好像還頗有點意思的。不管怎麼說,至少我不需要像喬治·馬汀那樣,被逼著一個一個讓死角色復活,這對故事影響太大了。」

「可是,你的角色們可是逼你不准讓故事裡的國民黨在國共內戰敗北後撤退到台灣耶!這也是動搖根本的影響吧?」

「哈哈,我一開始也這麼以為,不過一旦寫下去了,就發現這故事基本上是長一樣的。」他笑著摟住妻,點點她可愛的小鼻子。「可以啊,國民黨不要去台灣,那就留在中國大陸嘛,主事的是誰?還是蔣介石啊,蔣介石這個人的性格就是這樣,他帶領的團隊也就是這樣,你說,只要是他掌權,那情形會有什麼不一樣?就是把會發生在台灣的事情,變得更慘烈而已。」

「更慘烈?!」妻睜大眼睛尖叫。「不是吧?那他們辛辛苦苦這樣罷工,換來的不就⋯⋯哎喲,這樣他們好可憐,你不要欺負他們啦~~~」

說真的,那些小說角色實在不該用罷工相逼,他們應該去拜託妻用柔情攻勢,保證可以得到一個幸福快樂的結局。

「但是人類的歷史不就是這樣嗎?古今中外,換了時間、換了地點、換了種族,但是如果人性不變,那又有什麼用呢?」他一邊說,一邊忽然想起什麼似的,笑著把妻摟得更緊了些。「話說,妳今晚接到的那些奇怪的電話,說不定也是從跟我們時空背景相同、情節卻不一樣的平行世界裡打來的,在另一個故事裡,說不定妳真的有打錯電話,打擾了他們呢。」

「如果是這樣,那我覺得啊,寫我們故事的這個作者,一定是個性格正直,脾氣又好的作家,把我們這個世界的故事,寫得一點都沒得挑剔。」妻微笑著,依進他的懷裡,並且悄悄地,在口袋裡刪除了那些她打出去的通話紀錄。

繼續閱讀:

《建豐二年》,立刻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