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祁立峰
古代典籍看起來遙遠而崇高,但也不過是當時日常的截面。更靠近一點看,經典往往也具有現代意義,有時嘴砲唬爛、有時更如網路鄉民那般機鋒生動。

前一篇提過,在硬梆梆的文化基本教材《論語》裡,孔子的聖人形象,就有如故宮博物館前──雙手交疊,毀人、我是說誨人不倦的那尊雕像般,瞻之彌高、仰之彌堅。但事實上若以更抒情、更感性的邏輯來解讀《論語》,孔子開的也不是那種不點名不開罵的營養學分。我們現在喜歡說大學生什麼孺子不可教,什麼人形墓碑,孔老夫子固然沒有五十道陰影,但孔門賢人中仍有頑生劣徒,有待他老人家好好調教。

而也因為《論語》的傳播流布,這幾個負面形象的學生也就此被定型,說起來也是有些小確衰。子張還算好一些的,在《論語》出現次數並不多,他曾向孔子請教過「干祿」和「達」的問題。老師這麼回答他的:

子張學干祿,子曰:「多聞闕疑,慎言其餘,則寡尤。多見闕殆,慎行其餘,則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祿在其中矣。」

「言寡尤,行寡悔」就是說話少失言,行事不後悔的意思,若作到這兩點就可以居祿當官了。可是看看我們那位、常常「又施鹽了」的柯市長……至聖先師的這則教條好像也沒那麼準確。

從現有文獻來看,子張大概是孔門中對政治有興趣的同學,有如藝能界小模或政治素人般、妄想一朝暴得大名的那種。要知道──儒家文化雖然講入世、講經世濟民,但那是在「用之則行,舍之則藏」的大前提下。你可能會說這種謙讓溫良很假掰,但看看《論語》裡「盍各言爾志」的那段,最假掰的曾點志願是什麼?「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這話說得太漂亮了,若換成我們繭居魯蛇,就是春天來了的時候,穿著我的荷葉邊系服、上網追劇追到爽,去八卦版發篇廢文然後洗洗睡回家,哇咧這算什麼志向?

因此急功好利求於聞達的子張,顯然不討孔子歡心。另一個同樣衰小的是樊遲。一般認為樊遲資質領悟力都比常人更低弱,但要知道孔門七十二賢人皆非等閒之輩,樊遲只能說是在資優班裡吊車尾的。除了聽不太懂孔子的教誨之外,樊遲還曾經向老師請教過怪問題:

樊遲請學稼,子曰:吾不如老農。請學為圃,曰:吾不如老圃。樊遲出,子曰:小人哉,樊須也。

孔子也不是故意偷婊學生,他的邏輯是上位者好禮講信,自然風行草偃,這裡的「小人」指的是眼界淺薄之人。要知道諸子百家講的都是為政之道,孔老夫子也是以致君堯舜為使命,問他會不會去開心農場種菜,就好像找《偵探伽利略》的湯川學教授教你寫小說;找《達文西密碼》的蘭登教授問他會不會打電動。總之樊遲就落了一個小人的污名,好在六藝的「禮樂射御書數」裡,樊遲專長是駕車,也就是馱獸,算咱們阿宅當工具人的始祖,所以一直沒被踢出孔門弟子當中。

至於宰予,當真可謂是孔子學生裡出了名的拐瓜劣棗,最著名的就是宰予白天睡覺,被老師以「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汙也」來譬喻。千百年來這句話成了罵學生的專業形容詞,其實孔子後文還有一句,說「於予與何誅」,就是說宰予已經放棄治療了,又何必在意。說起來我們網軍都是晝伏夜出的,白天睡覺算不了什麼,孔子和宰予的恩怨為何如此之深,我覺得這可能得追溯到另外一則記載:

宰我問:「三年之喪,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必崩。……」子曰:「食夫稻,衣夫錦,於女安乎?」曰:「安。」「女安則為之!夫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故不為也。今女安,則為之!」

宰予對父母過世守喪三年的禮教有所質疑,且他用了當代酸民的反串方式。儒家講制禮作樂,宰予問若守喪三年,豈不禮崩樂壞了嗎?這可是以矛攻盾或阿基里斯追龜的詭辯。若各位對先秦思想還熟稔,便知道「薄葬」、「非樂」其實是墨家的主張,不僅為了財貨的節省。在那個農業時代,任何人力都是勞動力與國家總體的經濟表徵,因此,守喪或許有禮教的意義,卻成為經濟的蠹蟲。

看得出來這裡老師又怒了,他跟宰予說父母不在了,食之無味、聽樂不樂,這是守喪的由來。宰予前腳剛走,孔子就罵宰予「不仁」,君子能不能背後講人壞話,《論語》沒提到這條,但道不同不相為謀,就像我們的新總統說的──沒有誰該為了自己的認同而道歉。

我們現在已很難想像在百家爭鳴的大時代,諸多思想家彼此論述、攻訐,為了百姓社稷、君權與正義的各種腦力激盪極限運動,宛如煞車皮摩擦過高溫的柏油路面發出嘰呀呀聲響。這些是非或義理,以前讀得理所當然,而今看卻又多了縫隙。我覺得這可能就是古典時期思想家留給我們的箴言──世界上沒有絕對的真理,而我們始終擁有表述的權力,即便異見之間充滿矛盾針鋒,但它們是如此激昂,如此坦率。只要我們還有言語,我們就仍是自由的。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讀到這裡的讀者太認真啦!快按【這裡】輸入兌換碼「news-XHTA7Z」免費領一本《論語》!

【祁立峰讀古文撞到鄉民】

延伸閱讀:

  1. 偵探伽利略
  2. 墨子

論語》裡其實孔老夫子也很會酸人啊!►►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