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可能有不少朋友去過台南四草,在四草大眾廟旁搭台江觀光船或竹筏,參加四草紅樹林綠色隧道、四草台江之旅。四草大眾廟高大華偉,是當地著名地標,荷蘭前總理范奈格還曾經前往祭拜。他拜的是荷蘭先烈。經媒體報導,很多人才知道四草大眾廟後方有座「荷蘭人骨骸塚」。

荷蘭人遺骨出土是六十幾年前的事了。1971 年,四草大眾廟祈安建醮,所供奉的鎮海元帥扶乩臨壇,指示說廟旁有眾客叢葬的墳,要求信徒將墳中遺骨重新納甕。但鎮海元帥指示的地點,上面長滿欖李和海茄苳,怎麼會有叢塚?信徒半信半疑,及至砍樹,挖掘,看到一甕一甕白骨,數量多到驚人,這才相信。

考古學家與歷史學者依照骨頭特徵,研判他們是死於沙場的戰士,或鄭成功部將,或荷蘭士兵。骨骸有彈孔、刀痕,骨骸比例不同,足以分辨鄭荷兩軍。廟方將遺骨分葬於後方土地,後來台南市政府設「鄭成功開臺古戰場紀念碑」,另外建立「荷蘭人骨骸塚」,紀念戰死異鄉的荷蘭人。

2003 年元月,荷蘭前總理范奈格來台,前往四草大眾廟祭拜。范奈格見到流落異鄉的先人骨骸,眼眶泛紅。

陳耀昌長篇歷史小說《福爾摩沙三族記》便從荷蘭前總理范奈格來台祭拜亡魂一事開場。

所不同的是,大眾廟的主神,小說說是鄭成功部隊的海軍司令。雖然未明寫姓名,但接下來便知道了,他說的是鄭軍大將陳澤。然而廟方的簡介,向來都說是陳酉,是平定朱一貴的清將。難道是作者弄錯了?不,這是陳耀昌考證所得,不是憑空亂想。

陳澤是鄭軍登台第一人,1661 年,陳澤領軍,由鹿耳門登陸,與荷軍交戰,血戰北線尾沙洲,鄭軍獲勝。戰況慘烈,雙方死傷慘重,陣亡者大多就地掩埋,地點即現今四草大眾廟址。

陳澤登台,有戰功,有象徵地位,卻不見於史書傳記裡。陳耀昌寫過〈陳澤與陳永華〉一文為之叫屈:「陳澤是鄭成功部隊登陸台灣第一人,驅荷克台首功,功勳輝煌,卻默默於後世,有些不合理。」

如何默默?如何不合理?《台灣通史》連陳澤的名字都沒有,遑論事蹟立傳。《台灣通史‧諸臣列傳》列舉延平郡王祠從祀的一百十四人,也沒有陳澤的名字,但陳耀昌訪察結果,在東廡牌位中找到「宣毅前鎮陳澤」。

被史家忽略的武將,民間並未遺忘。陳耀昌說,台南人為陳澤蓋了大廟,還給他一個公道。

然而台南哪有什麼廟是供奉陳澤的?陳耀昌考證研判,「四草大眾廟」廟裡供奉的主神「鎮海大元帥」,就是陳澤,而不是廟方所稱的陳酉。

陳酉的生平簡歷,根據廟方所言,陳酉,又名陳友、陳林每,台灣人。他年少勤奮自勵,勇力過人,牽牛板車搬運為業,人稱「牛車酉」。

相傳清朝官員來台時,船舶擱淺,大家推不動,陳酉單人推船入海,為台灣第一奇人。康熙六十年,清廷派軍來台,平定朱一貴事變,陳酉駕小舟,於鹿耳門插標為嚮導,事平後升官。

陳酉為人剛直,軍紀森嚴,為清朝台人出身的最高武官,但因治軍過於嚴格,招來極多誹謗,在返京途中心情鬱悶,想不開,於是在船上吞金投海自盡。說也奇怪,遺體竟然挺立於海面,一直漂到台江北汕尾島前海域(今大眾廟前海灘),民眾發現,上報朝廷。乾隆皇帝感其忠烈,冊封為「鎮海元帥」。他成為台灣人成神的第一人。

廟方所引介的陳酉事蹟很生動,然而史書記載,有陳友、陳林每的名字,卻無陳酉。廟方把陳友、陳林每的事蹟結合在一起,另加上吞金投海自盡,屍體佇立海面漂進港口的傳奇,成為現今版本。說法多次改變,前後不一。這事有點蹊蹺。

其實四草大眾廟是無祀廟祠。清代台灣的無祀祠,最多的是「萬善廟」,其次是「大眾廟」。萬善廟所奉的無祀孤魂是萬善爺,大眾廟所奉的則叫做大眾爺。

四草大眾廟的無祀孤魂,除了常用的大眾爺稱呼外,又稱為「鎮海(大)將軍」或「鎮海(大)元帥」。依學者戴文鋒看法,四草大眾廟的大眾爺已由「厲鬼」轉化成「鎮海元帥」。將「厲鬼」將領化,是為了讓鎮海大元帥在歷史上確有其人,建立強化其成神的正當性。

又,依照四草大眾廟最早的介紹,此廟建立於康熙 39 年(1700 年),主祀島上明鄭陣亡孤魂。而鎮海大元帥陳酉生前擔任鄭成功右先鋒營副將,於北汕尾島,殲滅荷兵三百人後受讒言,投海自盡,屍體漂流至今大眾廟前的灘地,為人發現,清政府因其忠烈,遂封為鎮海大元帥。

從此敘述看來,陳酉應為陳澤才是。可見陳酉的名字是誤,而後來附會成清朝軍官,是一誤再誤。

陳耀昌認為,民間感念陳澤,在清朝時期不敢明目張膽祭拜鄭軍大將,因此假託「清將陳酉」之名,實則紀念陳澤。

福爾摩沙三族記》便以陳澤為主角。鎮海大元帥就是陳澤的說法不宜寫進小說裡,陳耀昌在附錄裡略加解釋。在此之前已在雜誌撰文寫下他的讀史心得。可見歷史小說多難寫,要有歷史知識,還要有想像力。別有用心,才能別具慧眼,發現一般說法之外的觀點,然後再編織故事,寫成小說。

上週讀完陳耀昌第二本台灣歷史小說《傀儡花》,和《福爾摩沙三族記》的筆法風格差不多,給我知識與小說閱讀的滿足感。遂想起陳澤、大眾廟與小說的關係。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當年的傳說,當年的真相:

  1. 那些祕而不宣的歷史如何慢慢顯露?轉型正義官方檔案開放簡史
  2. 唯有出版讓歷史成為歷史:對臺灣人文社科出版的思考(上)
  3. 唯有出版讓歷史成為歷史:對臺灣人文社科出版的思考(下)
果子離群索書

延伸閱讀:

  1. 臺灣通史
  2. 被混淆的臺灣史
  3. 被誤解的臺灣史
  4. 被扭曲的臺灣史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