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昭賢

1958 年出生於大阪,並於大阪府立大學電氣工學科畢業的東野圭吾,是日本當代著名的推理小說家。不論是在日本,或是在台灣,都擁有廣大的粉絲。東野圭吾的小說不僅能保持在一定的水準之上,更令人讚嘆的是他的量產程度,幾乎無人能出其右。很多讀者從他的《嫌疑犯 X 的獻身》開始迷上他的小說,其筆下的湯川學副教授,將物理學知識活用在看似難解的案子上,甚至是解決生活上的問題,著實讓人愛不釋手。此外,東野圭吾更創造了加賀恭一郎刑警,該系列令人想起著名推理作家松本清張的作品,因為那股關懷社會寫實的風格,實在令人懷念與激賞。懷念的是總算有人延續松本清張的社會性推理,激賞的是東野圭吾的寫作風格彈性如斯,不僅能寫本格推理,也能跨足社會寫實。因此讓讀者期待著他的每部作品。

礙於時間有限,雖然無法閱讀所有坊間上架的東野圭吾作品,但只要抽得出時間放鬆心情閱讀小說,仍會選擇他的作品。近日閱讀了他的《疾風迴旋曲》,讓我驚艷。因為它完全不同於上述傳統的推理小說內容,不再是由一個推理出眾的主角,很聰明的抽絲剝繭破案。相反地,是由一群一般工作的普通人,在一個事件裡,緊張刺激的找出危險的生化武器。整部小說的過程宛如美國動作電影那般的緊張刺激,扣人心弦。為充分了解這部小說的出色之處,以下先簡述小說劇情的主要角色、關係以及劇情特色,最後再說明筆者的看法和建議。

關於劇情與角色

疾風迴旋曲》最關鍵的事件來自泰鵬大學醫科學研究所,幾個主要角色包括生物系主任兼醫科學研究所所長東鄉雅臣,資深研究員、也就是東鄉所長的下屬粟林和幸,以及另一名研究員葛原。葛原因為在製造炭疽桿菌 K-55 一事上跟東鄉所長不睦,後來被東鄉所長開除,於是懷恨在心,找尋時機,回研究所竊取生化武器炭疽桿菌 K-55,將之置於某滑雪場深處,以泰迪熊布偶為訊號發射器的載物與標記。他拍下三張照片威脅恐嚇東鄉所長,要所長交出三億日圓。葛原已經被開除,門禁卡早已失效,幫助他重回研究所盜取生化武器的,是研究所的助理研究員折口真奈美。她的人生哲學是大智若愚,不論在校或職場,總是表現得很笨,讓人對她失去戒心,內心裡卻機關算盡。

整個故事由這四個人開始:折口真奈美協助葛原盜取生化武器,葛原威脅東鄉所長,東鄉所長與發現生化武器失竊的粟林討論如何找回生化武器炭疽桿菌 K-55。可惜卻在這時候,竊賊葛原因交通意外身亡。失去主嫌,仍要找回失物,是這本小說不同於其他推理小說之處;更令人讚許的是,東野圭吾留了伏筆,折口真奈美也想搶生化武器賺取暴利,於是形成了有人拚命尋找,有人從中阻撓的精彩畫面。

身亡的竊賊葛原最後只留下三張滑雪場拍攝的照片,照片背景只有山毛櫸樹、雪、泰迪熊、山陵線和有探測生化武器藏身處的測向儀。線索不多,最急需破解的是:藏匿生化武器的滑雪場是哪一座?東鄉所長要求下屬粟林必須想盡辦法找出那座滑雪場。平凡的上班族粟林臨危受命,而且不能報警,只好向他熱愛滑雪的高中生兒子秀人請求協助。秀人與朋友找出滑雪場,請求滑雪場巡邏隊員協尋泰迪熊,同時折口真奈美也要求生意失敗、背負債務的弟弟折口榮治,幫她搶回「失物」。

關於不足之處

如此一路牽扯,越來越多角色被捲入,交織出驚心動魄的尋物行動,更有許多很少出現在東方小說裡的雪地場景。《疾風迴旋曲》的鋪陳方式以及場景畫面,非常類似丹‧布朗(Dan Brown)的《達文西密碼》、《天使與魔鬼》等作品。可惜的是,只有動作場景、懸疑感很像,在抽絲剝繭的推理、破解謎團部分,就稍嫌薄弱。筆者認為,失竊的生化武器可以視為被綁架的人,竊取的則可視為綁匪。綁匪死亡,僅留下三張照片、一隻泰迪熊和一個測向儀,這三個有限的線索可以發揮成解謎的關鍵,而謎題可以用公車或電車時刻表表示,或照片上的時間和光影。如果可以嘗試畫個示意圖在小說裡,類似像著名推理小說家土屋隆夫的千草檢察官系列,如《影子的告發》、《紅的組曲》等,讀者應該更能理解。如果《疾風迴旋曲》裡所有普通上班人士,用僅有的智慧急中生智地思考、集思廣益地推理解謎,過程將大大提升小說的精采度,成為不輸給《達文西密碼》的推理動作懸疑小說。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大家都讀東野圭吾:

  1. 【讀者舉手】小時候的我死在那裡,等我去迎接──《以前,我死去的家》
  2. 在推理小說中呼喊東野圭吾
  3. 【冬陽一直推】是正義魔人的挑釁,還是精心策畫的罪行?──日本漫畫‧電影‧戲劇《預告犯》

延伸閱讀:

  1. 疾風迴旋曲
  2. 嫌疑犯 X 的獻身
  3. 偵探伽利略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