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寫作的感情含量,是一道長長的光譜,從一端的詩歌、散文,到另一端的新聞、文書記錄,寫作者投注其中的情感可以從洋溢氾濫,到冷靜淡漠;甚至在同一類文體中,更會因寫作者的風格殊異,而感情的濃淡有別。

的確,文稿的感情含量構成寫作的風格,但感情的濃淡如何拿捏得恰到好處,更是寫作功力稚嫩與老練的高下區別之一。這在詩歌、散文等文學領域裡,已多有著述探討,但在文體介在文學與純新聞之間的「深度報導寫作」,相關討論卻不多。

基本上,相較於剖露寫作者主體世界的詩歌與散文,作為呈現客體世界的報導寫作,寫作者的主觀情感應該趨於收斂的。

報導寫作中,「純新聞寫作」的寫作者,自我感情必須被極度克制,殆無疑義;而「深度報導寫作」,特別是故事性的敘事寫作,寫作者應投注適度的感情,也已成為媒體業的共識。

然而,也許是長期受到強調客觀、中立、冷靜的「純新聞寫作」影響,編輯實務上,「深度報導寫作」最常見的問題是:記者很難投注感情於其間,對筆下人物的人生境遇缺乏同理心,對故事所呈現的主題意義沒有感悟力,以致一篇關於人的報導卻沒有什麼人味

其次的問題雖比較少見,但帶來的負面影響卻更為深刻;因為,這個問題常見於個別媒體「當家寫手」的身上,而他們往往是重要文稿的撰寫人。

這些相對資深的記者,已經懂得感情寫作帶來的閱讀魅力,以至經常自覺或不自覺地過度渲染感情,少數甚至到了予人濫情和「灑狗血」的嫌疑。

更嚴重的問題是,這些浮浮沉沉於字裡行間的感情,往往是記者自己投射的情緒,而不是故事人物真實感情的呈現;哀傷往往是記者自己的哀傷,憤怒也往往是記者自己的憤怒

寫作應該讓故事人物自己呈現自己的感情與情緒,這種論調絕非老生常談,在編輯實務上,甚至可說是空谷足音。其實,任何記者反客為主,強加於故事人物的感情,是很容易被識破的,因為那種感情的質地必然是單一而粗糙的。

一個採訪得夠深的故事,一個更開放自我的寫作,所呈現出來的人物感情必然是多樣而複雜的,甚至是自相矛盾的;因為,真正的人生、真實的人性不就是如此嗎?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不同的媒體想像:

  1. 變動的媒體時代,更要從基本的《編輯七力》做起──專訪資深媒體人康文炳
  2. 【果子離群索書】在雲端發想,在凡間執行──編輯部的矛與盾
  3. 在媒體失效的年代,我們到底看的是新聞還是平台?是內容還是服務?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