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宣瑋

我,快樂嗎?

這麼簡單的一個問題,卻是所有人內心深處的共同提問。

楊定一也在問。

他的傳奇前半生早已不用贅述,《真原醫》裡提倡身心結合預防醫學,是台灣書市同類書籍的銷售奇蹟;真正讓人摸不清頭緒的,是他正在做的事情。混雜著古代宗教與哲學,又結合現代腦神經醫學,有時來點日式禪風的打坐,有時又來點印度恆河式的冥想,一切都很後現代主義。楊定一所嘗試的,是找回人類失落的意識,找回「全部的你」。

只有找回「全部的自己,才能找回「快樂」。

讓自己離開大腦織造的網羅監獄

一般人其實是用大腦在看世界。

大腦就像一張過濾網,讓人類用有色的眼光來閱讀世界。大腦所產生的各種念頭,製造了各種情緒。念頭、情緒的出現,原本是幫助人類生存的。在遠古時代,如果沒有情緒,人類對外在世界的變化反應不及,一下子就會被弱肉強食的世界淘汰出局。

從腦科學的角度來看,人類的情緒由前腦控制。一個人如果前腦中風,情緒腦失控,相對地對外界的反應也就比較慢,沒辦法一下子反應過來,不能下意識判斷討不討厭、喜不喜歡。

但這樣早就不客觀了,即便是科學、物理、數學,都不客觀。透過五官與六觀,情緒腦把我們的理解、覺場扭曲了。「我本身是個夢,我們其實不是在做夢的人,我們就是夢裡的一部份。真正醒來,透過覺察,我們才從夢退出來,原來我的一生,我們從來就不是主人。」

每一個人都在腦的監獄,但是我們不知道。我們沒有離開腦過,連最後一個念頭,都沒有離開。

找到你的第四種意識,醒覺

人類的意識有很多的層面,就「狀態」的方法,會分成醒著、做夢與熟睡這三種。但是事實上還有第四種意識,醒覺

每個人都有意識,意識包含有覺(Awareness)與想(Thinking)。一般人醒著的時候,其實他是昏迷的。只要在超越意識時,才是醒著的。楊定一稱這種狀態為「醒覺」。

自古以來,很多的聖者賢能就談過醒覺。醒覺看不到、聞不著、猜不透,但卻是人類世界更深層的生命背景。與醒覺相比,前三種意識都屬於生命的熟睡期。「很多時候,我們都被本身的經驗,被前面的三種意識制約著了。」

我們以為自己是醒著的,但其實是熟睡的。現在在聽演講的聽眾,表面上看起來是醒著的,但生命也是在熟睡的。

但究竟什麼才是真切、實在,也就是所謂的醒覺?

找到醒覺,找回快樂

喚醒自己的醒覺,其實也不難,就是把看世界的眼鏡,由腦袋換到心靈,用「心」去看世界。「古人用心來表達一切,心也代表思考的層面、代表覺。」

楊定一說,「很多人都談馬斯洛金字塔,彷彿只有達到上面所定義的目標,吃、喝、住、社交等等要求後,人才能夠快樂,完成自我的成就。」但殊不知馬斯洛晚年做了重大修正,認為一個人要滿足快樂,不需要太多條件,甚至很多要求的順序是顛倒過來的。

他也做了多方嘗試,現場也帶領聽眾一同體會。他要大家知道,只要用心,不要擔心自己走不出來,因為宇宙會帶你走出來的。

你成熟,不管在哪一個角落都可以醒覺。每一個瞬間,你都要決定。

如此一來,生命將可以透過我們,來活出自己。

▶▶即日起至2017/03/31:小刺蝟的春天!自我療癒書展!

你的大腦正在騙你:

  1. 做一次長長的深呼吸,來趟《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
  2. 【GENE思書軒】我們活著,靠的不是「知道」,而是「相信」──故事如何改變我們的大腦?
  3. 運動會讓大腦知道:焦慮其實是種認知錯誤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