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2017年4月26日晚上11點多,我們收到林奕含的信。

我們在一週前結束與她的攝影專訪,答應她在初剪完成後一起討論後續剪輯細節──我們打算把她那段關於創作初衷及藝術看法、十多分鐘的作品剖析剪出來,配合她已經提供的逐字稿,編輯成一段獨立的影片,可以讓她對讀者完整地說完自己的看法。

林奕含在那封夜半寄來的信裡告訴我們,她接下來有事要忙,可能沒法子參與討論,要我們照原進度作業。信件內容看起來沒什麼異狀,我們也回信表示沒問題、保持聯絡。

4月27日下午,再次聽到她的消息,就是她已經離開了。

接著,種種揣測推論,快速地蔓延開來。

我們按照原來的進度,先完成林奕含剖析作品的獨白影片,接著在與出版社取得共識、並請林奕含的家人、親友看過影片之後,在2017年5月5日,將影片及逐字稿上線公開。我們在這段影片裡保留了林奕含受訪當天絕大部分獨白,希望讓她完整地以自己的方式向讀者敘述作品──她離開的這一週裡,網路及各式媒體裡關於她與作品之間的各種看似言之鑿鑿實則東拼西湊的揣測言語,已經太多了。

獨白影片及逐字稿上線之後,我們開始接到來自新聞媒體的電話。

媒體詢問授權時,我們原先的回覆都是「如果要刊載或播出相關內容,就必須全文刊載或完整播映影片」。當然,我們明白,電視媒體囿於節目播出的狀況,很難一次播完完整影片,但我們希望林奕含的話不要被斷章取義、不要被挪作他用,這是我們將這段獨白如此處理的原因,自然也就是我們授權時應當要有的堅持。更何況,要求授權的媒體當中,有不少其實不是電視新聞頻道,而是新聞頻道所屬的網路媒體,可能是網站,也可能是粉絲團。

剛開始來電的媒體聽到我們的回覆,就客氣地道謝、結束通話;但沒過多久,媒體在聽到我們的回覆時,會告訴我們:「但是某家媒體已經只剪一段去播了耶!我們也可以這麼做嗎?」

這情況顯示出兩個事實:一、有些媒體罔顧「Readmoo閱讀最前線」也是一個媒體平臺的事實,在未告知我們的情況下,自由自在地以我們所不願見到的方式使用我們的資源;二、其他媒體看到之後,想要有樣學樣。

接下來幾天,我們將我們沒有授權、但在自家電視新聞裡反複播出的新聞頻道記下來,提供給NCC;這些頻道不告而取、任意剪接,有些連「Readmoo閱讀最前線」是什麼都搞不清楚,還有些根本不講資料出處。至於其他截圖、轉貼,甚至整個檔案備份過去的網路媒體就更多了,有些我們做出反應,有些根本反應不了──例如中國網路媒體不但直接複製影片,還把我們的logo直接蓋掉,山寨得徹頭徹尾,不留餘地。

向NCC反應之後,有些媒體與我們聯絡、重新播放了完整內容,有些媒體則完全沒有理會,有些媒體打了電話說「以後不會這麼做」就算了事,還有一個媒體居然告訴我們,「那是為了社會公義而做的」。

NCC的其中一位承辦人員則打電話來解釋為什麼NCC無法對這些行為做什麼反應。我們十分感謝這位負責任的承辦人員,雖然他可能沒想到,當他一一告訴我們,媒體行為無法以《廣電法》的某某條文約束時,並沒有解決我們的問題,而且,我們手上也沒有一本現成的《廣電法》可以讓我們在聽電話的時候翻閱對照。

2017年5月13日晚上,訪談的其他影片完成了逐字稿聽打、剪輯、分段等等作業,我們檢查了影片,通知了出版社(並請出版社通知林家),待所有人都確認之後,這系列訪談錄影在5月15日上線。

然後,媒體的反應幾乎一模一樣地重新上演一次。

除此之外,談話節目當中開始有名嘴指出,這些資料分批釋出,可見林家背後另有高人指點;網路論壇則看到網友提出,影片分批上線,很明顯是想要藉機炒作。

媒體開始詢問,「能否到『Readmoo閱讀最前線』攝影採訪『訪問林奕含的採訪者』?」,我們拒絕了;媒體再問「能否書面採訪」,我們又拒絕了。最後,媒體乾脆問,「採訪當天她到底有沒有什麼異狀?」但在得不到任何答案之後,我們仍然在媒體頻道上看到各種天馬行空的臆測。

事實上,約訪林奕含,是《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出版後原來就開始聯絡的,訪談影片上線的時間,也按照本來的進度,並且與相關人士確認過的。她的離開,不但逼使社會正視性暴力相關問題,也連帶揭露網路流言的生成,以及多數新聞媒體運作的真實狀況。

或許,在大家揣度《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情節有多少來自真實經歷時,應該也要想到:究竟我們每天接收的新聞資訊,有多少來自媒體從業人員無視各種事實的腦補、猜想、附會與編造?

畢竟,連「讓當事人完整把話說完」都無法辦到的新聞媒體,究竟會多尊重新聞當中應該呈現的真實呢?

轉載、傳言,不是我們有能力掌控、或者有意願回應的。我們答應過林奕含,會照原來的進度作業,把她想說的話,好好地傳達給讀者;而我們盡力這麼做了。

我們很惋惜與她聊文學的時間只有那麼一點點。但我們很珍惜那個共處的下午。

祝她一路好走。

你看的新聞,真的是新聞嗎?

  1. 美國有八成中學生分不清新聞和廣告──圖書館員挺身力抗假新聞與不實資訊!
  2. 破解長輩文、假新聞與網路謠言──資訊很方便,為什麼閱聽人不見得比較有見識?
  3. 【故事‧說書】時至今日,你還相信新聞嗎?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