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劉佳

女人一守寡,很多人最終會選擇再婚,但是對於沒有多少自由和權利的女人來說,再婚並不是一條坦途,各種風險會接踵而至。寡婦們想再婚,搞不好不但不能得到保護與照顧,反而會惹禍上身,有時這些災禍還非常嚴重。

人身傷害

寡婦改嫁其實就是一場買賣,是買賣就難免會有糾紛。因此不論是什麼樣的糾紛,大家情緒激動一旦動起手,寡婦作為弱者又沒有老公保護,吃虧是在所難免的,從以下三個故事可以讀出這點心酸。

孫紀氏因前夫王庭儀病故,孫不願孀守,改嫁孫淵為妻。同村有個混混叫武開忠,遇見朋友田玉登等,就和田玉登商量,幾個人覺得這個孫紀氏前夫病故未久,就甘心改嫁,也不是什麼好女人,哥幾個一琢磨乾脆把這個女的搶出來賣點錢花。武開忠等一起,偷偷跑到孫紀氏家裡,將她搶出拐賣了。

又如劉氏的遭遇也很相似,劉氏前夫穆大本病故,經父劉文奇主婚,改嫁給一個叫王鳳奇的人為妻,過門成婚。村裡的張二與張禿子等人閑的沒事,就聊起了劉氏的八卦,張二說道:「劉氏前夫剛死,這個女人即行改嫁,絕對不是什麼好女人,乾脆把她搶走賣了吧。」大家一聽,都很贊成,於是同往將劉氏搶走。

雲大小於嘉慶十四年因雞姦陳石頭未成發遣黑龍江,杳無信息回家。整整十八年間父親雲士安因貧困無法生活,又不知道自己的兒子是死是活,於是就將兒媳李氏改嫁,實際上就是公公把兒媳婦賣了。結果沒想到雲大小遇上了大赦從黑龍江回家了,知道自己的老婆被老爸賣掉後,很不甘心,還是想和自己的妻子破鏡重圓,於是就多方打聽,找到了自己的前妻,想說服她和自己回家,李氏對雲大小說:「你爸爸已經把我賣掉了,我還怎麼回去,而且你一走十幾年,連封信都不給我寫,心裡明明沒有我。」雲大小想讓前妻和自己一起逃走的想法被李氏拒絕,一怒之下用刀將李氏紮死。

明清時代,女人再婚其實就是一場交易,問題在於,誰主導這場交易?是寡婦們自己賣自己,還是被周圍的「親戚」們出售?在這種被扭曲的「親情」關係中,時常發生各種糾紛。嘗到好處的人,見錢忘人,沒嘗到好處的人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所以衝突一旦發生,再婚的寡婦作為交易品,實際上處於矛盾的中心,搞不好就被人「玉碎」,輕是傷筋動骨,重則丟了性命。

財產侵害

寡婦如果改嫁,她在夫家的財產幾乎等於拱手讓人,淨身出戶幾乎是她必然的命運。

饒念八的哥哥病故,留下一個嫂子曹氏情願守志。但是曹氏性格外向,喜歡和人說說笑笑,饒念八覺得嫂子這麼外向,恐招人非議,於是就逼著嫂子改嫁。饒念八聲稱:「嫂子年輕,日後慮有不端」,與其將來敗壞門風不如早嫁以免丟臉。曹氏知道後便與其爭吵,同時還在叫來眾多族人讓大家評理。大家都覺得饒念八做的有點過分,紛紛處令饒念八服禮,饒念八見狀急忙躲避。曹氏當然不會輕易放手,於是就跑到饒念八家追著吵鬧,一定要饒念八給個說法,面對情緒激動的嫂子,饒念八沒有一點安慰,反而聲稱嫂子潑悍,並威脅將來定要將她嫁賣,曹氏氣忿跑到祖祠用刀自殺殞命。

案子發生後,官府判決有點為難。官府查了半天法律條文,發現法律中沒有「與嫂口角,致嫂一聞穢語自盡」這樣的條文,於是官府就以「因事情與婦女口角致使其自盡」這樣的條文,將饒念八判決就進充軍。但是這個判決進入巡撫覆核階段,卻被巡撫推翻,巡撫對饒念八做了個大膽的有罪推定。

巡撫認為:「曹氏喜歡說笑,是性格外向,沒什麼錯誤。饒念八說自己擔心嫂子將來會出軌丟自己家的臉,只是藉口。實際上是想逼迫嫂子改嫁,曹氏與饒念八吵起來後,饒念八不但不勸慰,反而用嫁賣這種刺激性的言語恐嚇曹氏,更說明饒念八處心積慮想把嫂子嫁賣出去。所以饒念八貪圖錢財想嫁賣嫂子,逼出人命應該判處絞刑;退一萬步就算饒念八沒有貪圖錢財故意逼死嫂子的想法,這麼壞的一個人也必須將他發配到極遠的地方充軍。」接著巡撫訓斥了主審「法官」:「你辦案想不追究確鑿的情況,想當然的就判決饒念八就近充軍,實在不負責任,這個案子要麼應該判絞刑,要麼應該判極遠的地方充軍,你只判案犯就近充軍,這麼輕的刑罰不足以震懾饒念八這種不法的刁民」。

寡婦一旦要改嫁,就得淨身出戶。就憑這點就讓很多「親戚」眼紅的不行,千方百計慫恿寡婦們早點「失節」,寡婦們想不改嫁是一件很難的事。

本文摘自《貞節只是個傳說》,原篇名為〈再婚路上多陷阱〉,立即前往試讀►►►

延伸閱讀:

  1. :奸險梟雄曹孟德,原來「無人妻,毋寧死」
  2. 尼采:喊著要遵循道德的人,本身是不道德的
  3. 提出女權宣言的她,被斥為「不正常的女人」,更面臨死亡……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