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青鳥 Bleu & Book

青鳥 Bleu & Book

書與青鳥,在複雜紛亂的塵世中,從書本的青鳥進入靈魂獨處的世界,思考書跟現實的連結、人和作者的知識脈絡並深入自我,從中譜成一幅澄澈靈魂的意象。書店原始建築的三角形窗,傳遞一個人無法獨自生存的,需與大自然孕育共生,青鳥能穿越其中並互補於不同層次裡,在面臨世俗環境中始終堅守信仰。讓閱讀重新定義自己的靈魂,讓書店因獨立而自由。

文/王妍方

原為資深媒體人、現職自由作家的野島剛,文字一向展現由小見大的細微觀察與鞭辟入裡的犀利觀點。2017年5月27日,野島剛下午舉辦最近作品《日本人默默在想的事》新書發表會,晚上則在青鳥書店與文化評論家張鐵志,以「世界最特殊的媒體生態,揭開日本言論的核心內幕」為題進行對談。

野島剛認為,媒體記者是自由的遊牧民族,對任何素材都該擁有高度探討與深入的書寫空間。日本教育體制當中並沒有太多資源進行媒體工作者的基礎培育,僅有幾所知名大學設有新聞系。剛入門的記者,會先被派駐至日本各地進行培訓,約三十五歲才有機會轉進較核心的中央報導,或在五十歲時進入管理階層。在長期地方記者工作生涯中,就會有許多人失去熱情,選擇離開。野島剛從朝日新聞旗下的佐賀支局、西部支社一路爬升,2001年派任新加坡擔任特派員,隨後轉調阿富汗和伊拉克前線成為戰地記者,2007年至2010年擔任台北特派員,以媒體人的專業角度,為各地脈動留下翔實記錄。

為了忠於自我書寫,脫離舒適圈

天性熱愛自由書寫,但媒體業的優渥待遇,讓野島剛猶豫許久之後,才在2016年4月離開朝日新聞。日本戰後每個家庭至少會訂閱一到兩份報紙,報紙發行量每日超過千萬,甫入行的記者年薪約七百萬日幣(約兩百萬新台幣),待遇不差;但高薪與穩定規律的工作環境,也相對形成僵化制度。野島剛認為,四十歲到六十歲是人類一生最精華的年齡層,健康的心與身體才能擺脫框架、自由書寫,寫出最棒的代表作──因此,四十七歲時,他憑著這股熱情與理念脫離舒適圈,轉入自由作家的行列。

【評書青鳥】野島剛✕張鐵志:世界最特殊的媒體生態──從日本媒體看台灣媒體

Photo Credit: 青鳥書店

誠實是必須嚴格遵守的準則

近期《中國時報》某記者披露報社對置入行銷的要求,野島剛回應,日本媒體對與廣告結合有嚴格規範,記者禁止接受產業邀請報導,每一版設置一名校閱記者核驗內容,以確保報導正確性。日本官方對媒體產業極度保護,外資能介入的空間有限,不受廣告主影響,徹底實施編業分離,保留媒體報導的獨立。網路媒體暫時無法大量取代傳統紙媒的原因之一,是廣告主仍極度重視傳統媒體,網路媒體因而喪失許多報導機會;數位浪潮的移轉,網路媒體將逐漸產生作用,但台灣網路媒體多如雨後春筍,資訊來源混雜,公信力則易令人存疑。

網路媒體崛起,改變隨時都在發生

台灣世代交替的速度飛快,現下多數讀者的新聞來源來自臉書等社群網站,讀者的選擇變得多元,但較無法仔細吸收內容。傳統媒體挫折感加深,人才不斷出走,並常以報導的點擊閱讀率當成記者的努力目標,不若日本體制為媒體保留的高度獨立特性。點擊率導向會產出大量瑣碎而且無足輕重的新聞,使新聞產出過程變成惡性循環,也澆熄許多媒體產業有志青年的熱血。

新聞自由是媒體業重要的核心條件。張鐵志曾任職於各大媒體,經過與經營高層理念不合等種種狀況,他決定在台灣尋求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合作,「如何提升做新聞的成就感」,是尋找伙伴時相當重要的課題。這是一個特殊的時代,新媒體出現,舊媒體轉型,舊典範與思考邏輯正在崩盤,逐步興起的自媒體、新思維的開拓與嘗試,將會刺激更多有志之士加入、開發更多尚待發現的可能。

野島剛說,雖然台灣的傳統媒體結構開始崩潰,但媒體工作最可貴的價值,在於翔實記錄、自由報導,與其他國家相較,台灣的年輕人有更多嘗試所有可能性的空間。對於台灣媒體的新展開,他相當有信心,希望媒體人不要失望,繼續朝新聞自由的方向前進,迎接新媒體時代的到來。

王姸方

自由撰稿人,傳統戲曲迷戀者,第七屆至第九屆臺北藝穗節看戲大隊(評論人),作品散見表演藝術評論臺與《Art Plus》雜誌。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野島剛寫的台灣與中國:

  1. 「我是記者,才能不帶任何政治立場講出事實。」──專訪《故宮90話》作者野島剛
  2. 【書店連線】牽動三方歷史的支點──永楽座書店《最後的帝國軍人》讀書會現場見聞
  3. 《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蔣介石的一生,反映近現代中國與日本的糾葛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