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宣瑋

台灣政府最近大力推動新南向政策,但東南亞市場究竟是什麼情況?有哪些「眉角」需要注意?除了政策之外,還需有賴熟門熟路的關鍵人來指路。深耕東南亞議題許久的燦爛時光書店,邀請越南暢銷作家與翻譯家阮文馨、泰國蜘蛛文化出版社負責人王道明,與著名的版權經紀人談光磊,一同對談台灣書籍在泰越兩國的現況與未來。

譚光磊自謙,自己對東南亞書市不熟,但所幸兩位講者中文流暢。阮文馨住過台灣許多地方,之前在中山大學念傳播研究所,王道明小時候跟著家裡東跑西跑,來到台灣許多次,十分融入台灣文化,對話中甚至還能感受到濃厚的「台」味。

越南、泰國的台灣通

侯文詠是阮文馨與王道明讓愛上台灣文學的原因。阮文馨最愛的是《白色巨塔》,當時她讀得相當感動,認為侯文詠用很尖銳的看法,剖析人生的喜怒哀樂,她甚至辭掉原本的工作,到出版社當助理,目的就是希望能夠把這本書介紹給越南的民眾。王道明在開出版社之前,當了相當長時間的中文編輯、口譯、筆譯,他翻的第一本書就是侯文詠的《淘氣故事集》,最近他的蜘蛛文化則推出了《危險心靈》。

由於經營出版社,王道明從廠商的角度分析泰國的書市。過去的泰國中文翻譯書,類型較少,基本上都是武俠小說,如金庸、古龍等等,中文譯者也不多,缺乏專業版權公司,較難大量引進,若自己徒手做起,實在很辛苦。他自己也是累積到一定的階段,認為經驗充足且市場成熟了,才開始出版翻譯自己的書。

是可開發,還是未成熟?

聽眾當中有許多的出版商、關心出版的朋友,也想趁著政府大力發展新南向政策時,將中文書推入東南亞市場。然而面臨東協各國不同的政經情況,出版商若要順利落地,必須了解當地書市的情況與規則。像是泰國,政治前幾年不太穩定,動盪至今,出版商可能就會碰到政治的問題。而越南則是共產國家,將報刊書籍的出版權牢牢掌握在手中,私人只能透過個人工作室,才能將編輯好的內容賣給國有出版社。

不過,相對台灣已經過度飽和的市場,泰越兩國的書市仍相當有發展空間。王道明舉例,泰國有六千萬人口,才三、四百家出版社,台灣不過兩千三百萬人口,就有上千家出版商。阮文馨說,閱讀風氣較差的越南更不用說,某一次書展,泰國出版商占了九百個攤位,而越南才五個。根據統計,每個越南人一年平均念0.8本書,連一本都不到,其中還以教科書為主。

阮文馨也分享越南的內容工作室。她本身除了是作家,也做編輯、授權代理。她認為目前當地出版市場最大的問題,就是過於讀者導向,例如大量出版言情小說,因為有許多少女讀者。她認為好的書不用是暢銷書,而是要有本國的特色,像是歷史、文化、人物等等。有好書才能有好的讀者群,她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夠營造一個文明的讀者族群。

想朝南走,你需要懂狀況的人:譚光磊、阮文馨、王道明談泰國與越南的出版市場

Photo Credit: 光磊國際版權

越南、泰國的暢銷書

王道明分享泰國的情形,不同類型的書,會有不同的暢銷印量。普遍來說,一刷大約是3,000本、再刷是2,500本、三刷則會降到2,000冊。不過一些像《哈利波特》這種「頂級」暢銷的書,大概可以賣到二、三十萬冊。時機也很重要,知名圖文畫家彎彎的書傳到泰國時,也是二、三十刷;但後來類似的圖文作家一多,銷售量就沒那麼多了。越南的情況跟泰國大同小異,不過部分的圖畫書或言情小說,可以賣到上萬冊。阮文馨還打趣道,有些作家會希望用自己的面貌打響知名度,甚至跑去整形、修圖

以前的新書若要上架,往往都有書評、書介,譚光磊在喟嘆台灣已經沒有什麼專門的書評發表空間時,也好奇泰越兩國,有沒有類似的媒介。台灣通的王道明知道台灣以前有報紙的副刊,但泰國沒有這種東西,粉絲們若要分享讀書心得或評論,多半發表在作者的粉絲專頁,或是上傳到BBS等論壇。而越南除了粉絲專頁與論壇之外,也發展出雇用廣告公司行銷的商業模式,也有出版社組織內部宣傳團隊。阮文馨自己就帶過類似的組織。不過公司的策略都相當有限,主要的宣傳還是由作者負責。像她自己的文章就都公開在網路上,免費讓人瀏覽,宣傳重點是:「看過文章的女人,認同的話,就帶一本回去給老公看,老公看完之後,就會變成好男人。

對泰國、越南的台味新願景

王道明這次接觸到很多新的作家,接觸到很多好書,接觸到很多出版社,深刻體悟到:要做好出版這一行,需要很多元素,包括熱情、用功、操作,然而要堅持做出版到最後,則需要熱情

他認為台灣與泰國之間還有許多需要跨越的鴻溝。許多台灣人還以為泰國人的交通工具是大象,而泰國人對台北的印象,仍停留在三十年前沒有捷運的年代。「這些仍需要克服」。

阮文馨則對書店較有感。她覺得十五年前台灣就像天堂,可以一直窩在誠品裡吹冷氣看書。但這次回來,發現誠品變小了,也不只賣書了,這種感覺好像是「天堂變小了」。

不過她也發現書店有所轉型,不只是實體的變化,還包括了線上數位化。書商也配合年輕人的消費行為,提供電子書。她身為一個越南版權引進人,不只是版權,還會考量到經營文化市場的方式。這次的體驗,讓她開始思考能不能以台灣的方式,來改變自己的客戶,希望不只是書的版權,也可以陸續引進連續劇、電視劇等文化產品。她很佩服台灣出版界的轉變,以此為目標。她自己很喜歡三毛,但也知道三毛的書若貿然引進,會賣不好,因為市場上仍沒有太多的觀眾。

「但若等到市場成熟,開始有一些文明、有品味的讀者,引進好的台灣書籍,這是我一定會做的。」

各國書市有哪些樣貌?:

  1. 【2016版權營】怎樣才能把書賣進英語書市?──美加書市中的翻譯書現況
  2. 電子書市高速成長!──2016日本出版市場觀察
  3. 忙著大選也忙著買書!《出版人週刊》2016美國實體書市總體回顧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