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十幾天前某日,我的臉書頁面不斷傳來通知:「某某某評論了小小書房」,也有許多臉友在小小書房粉絲頁留言。此事不尋常,在「有河book」宣布結束後,不免讓人忐忑,莫非⋯⋯。

沒事。原來是有一臉友在書店裡,感覺甚不愉快,因而滿腹牢騷,在粉絲頁給予一顆星負評,並留言批評。此舉令小小之友不滿,於是留言反制,為書店打氣。

這則留言這麼說:「今天去看書,找到一本想看很久的書,點了飲料,旋即坐在咖啡區的位置上開始閱讀。店員把我點的飲料送來,立馬來質問我書的來源,我跟她說從架上取下的書。她便說:『咖啡區的飲料與書是分開計價的,我們不能讓書被客人弄髒,這樣的書賣不出去。」』

這個爭議在於,書店,尤其小書店,附有咖啡座的,應該都不希望客人把未結帳的書帶到座位上喝飲料配書看。但顧客未必有此認知,多數或許自信不會弄汙書籍,或者心想若不慎汙損,書店大可把書退回,沒人麼大不了的。孰不知人有失手,馬有亂蹄,書本危脆,不堪一滴水滴,一滴咖啡,書店也不希望消費者買到瑕疵品,自然很在意店裡的書被帶進飲料旁邊。

另外一種可能,有人對於這項規矩有錯誤的認知,被其他書店所釋放出來的相反訊息所干擾。我說的是蔦屋書店這樣的豪華書店

蔦屋書店在台北開店,一邊是書店,一邊是咖啡餐廳。蔦屋書店允許,或說鼓勵消費者閱讀尚未購入的書籍,在座位上享受咖啡、飲品及餐點。唯一次最多帶三本書籍入座、不得拍攝與抄寫書籍內容。

蔦屋書店此舉令台中市獨立書店「新手書店」店主鄭宇庭憂心,他回應道:「這可能是賣新書的獨立書店最後一槍。」他擔心,顧客心目中視蔦屋書店的通融為通例,反過來要求獨立書店,但獨立書店哪有本錢承受?

蔦屋書店的作法不是孤例,更非首創,一、二十年前,我在汀州路金石堂本店的餐飲店看到告示,歡迎顧客把未結帳的書帶進來閱覽,當下納悶不解,弄髒怎麼辦?偷竊怎麼辦?

蔦屋、金石堂都是通路強勢,退書易,小書店卻沒這條件,比折扣戰還玩不起,因此在乎書籍被汙損。

小小書房店主回應,書店書區,擺有板凳,想看書的客人大可坐下來看書,毋需低消,想看多久就看多久。而書到咖啡區,或飲料到書區,都是不可以的。

消費者誤踩雷區,大部分都是不知無心,雖然不知者無罪,但被店員勸阻糾正,有的玻璃心自尊受損,老羞成怒,可以想見。

小小書房這名顧客便不堪受辱,留話嗆道:「我今天終於了解,小小書店是賣書、賣飲品,不是賣閱讀的體驗。我誤會好久!送你一顆星報答你讓我從夢境中清醒。原本以為是一個可以好好支持的獨立書店,我看我還是去誠品好了。至少我翻書的時候不會有人擔心我會不會把書弄髒。」

這一段留言,暴露出兩個問題,一是對誠品的刻板印象。事實上,貴氣如誠品書店也不允許未結帳的書帶去咖啡區閱覽,且桌上告示清楚,未結帳書請勿帶入。

一是,以為書店不是賣書,不是賣飲品,而是賣「閱讀的體驗」。這誤會是怎麼形成的?或說,把獨立書店當作「漫畫王」使用,並視此為支持獨立書店的方式,這概念是如何產生的?

顯然對獨立書店的某些印象,來自若干文字報導或影片。然而從文字報導或從影像宣傳看世界,與現實必定有落差,有些報導呈現的小書店與閱讀氛圍,像童話般美麗,愛書人與書與書店的邂逅,就像王子公主就要過著快樂幸福的日子,然而對書店經營者而言,面對的仍是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現實生活。

理想也好,浪漫也好,都要有米可為巧婦之炊。

「晴耕雨讀小書院」在答客問裡,寫道,有些客人會問:「書店不是就要推廣閱讀嗎?你們訂這樣的規定,大家怎麼會想要看書呢?」

這樣的問題,就像社工人員,在社會福利基金會,朝九晚五上班一整天,網路卻有人腦袋破洞抨擊:不是懷抱理想熱情、奉獻社會嗎?怎麼還拿錢,還用募款來的錢當薪水?

同樣的質疑也發生在作家或出版者身上。當他們打書時,也有人不以為然,認為文化事業清高無比,商業手法怎可介入? 出版人陳夏民有感於此,撰文說道:「但許多讀者都希望作者吃土。唯有如此才會讓他們崇拜的對象變成傳奇。彷彿一個理想的作家,就應該像神仙一樣,舔花蜜、吃雲朵就會飽,不然就是必須遭受磨難,把人生道路活成一個血跡斑斑的十字架,拿肉體獻祭給文學,死而後已。」

有時候是當事人認不清現實,憧憬過頭;有時候是旁觀者不清楚形勢,美化過度。不過不論如何,每家店都有規矩,顧客不認同可不上門。話說回頭,我不喜歡書店裡設飲料座位區,尤其有些書店二者的比例,已經分不清是書店裡有咖啡,還是咖啡店裡有書,但這種經營型態已是趨勢,也是撐起一家書店的營運模式,然而因此造成店主與顧客的緊張,也時有所聞,或許只好請店家在桌面上立以顯眼易見的告示,先小人而後君子,誤觸警鈴總是傷感情的事。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不要只想消費他們的形象,而不管他們的死活:

  1. 沒錯,有些讀者希望你吃土──給打算以寫作維生的你
  2. 從蔦屋書店來台,看世界各地的獨立書店
  3. 【獨立書店與街區風貌】重新找回讀者對閱讀的熱誠──三餘書店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