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那時去旁聽一門心理系的課,」劉軒說,「我就被吸住了。」

在美國念大學的時候,高中時在茱莉亞音樂學院修過課的劉軒,原來打算選讀音樂科系,但是沒過多久,他就發現課程內容與自己想像的有所出入;當時華爾街是許多青年認定的成功人士就業場域,所以他也和同學一起上過經濟系所的課程,可是發現不合興趣。「我不大喜歡那些經濟理論,當時也還沒有現在會討論的行為經濟學,所以我就沒有繼續下去。」劉軒道。行為經濟學會從消費者及群眾心理來建構經濟模型,和心理學的研究有些類似,也因如此,劉軒一去心理學系所旁聽,馬上就發現這是自己想念的學系,「追根究柢,我是對『人』感興趣。

傳統的心理學其實比較接近哲學,並不那麼「科學」。「佛洛伊德時經由觀察及想像來建立規則,其中有很多規則現在已經被推翻了。」劉軒說,「剛開始讀心理學時,很容易把佛洛伊德當成真理啊,但過了一段時間,會發現有些基底的東西無法說服我。現在的心理學研究,結合醫學及越來越進步的各種科技,不斷變化、進入新的階段。我認為現在可說是『心理學2.0』的階段,我對這很感興趣。」

debugging是修身養性的訓練

其實要按照興趣走的話,劉軒現在說不定會是個發展得很不錯的電腦工程師。在新書《心理學如何幫助了我》當中,劉軒提過小時候剛移民到美國時,自己學會了早期的電腦程式語言BasicA。「五年級的時候,我就寫出一個簡易的圖靈測驗程式;我對programming是很有興趣的,不過這個興趣到高中有點中斷,那時我變得比較偏向使用者,是個power user,但不是程式設計者。」劉軒回憶,「進大學時,如果未來想朝電腦工程發展,有堂叫『Introductoin to Computer Programming』的必修課,但學長們都警告我說這堂課很累很硬,要有在機房被操到爆肝的心理準備,結果我就不敢選了。」

現在回想起,當時因膽怯或苟安心態沒選那堂課,劉軒還是覺得有點惋惜。「如果當時選了,不但可以把我高中時中斷的興趣重新接起來,也剛好會遇上電腦程式語言大幅進步的時代。」劉軒認為,programming是很好的思考鍛煉,而debugging則是修身養性的訓練

但事實上,沒人能夠預知人生當中的某個選擇會對日後產生哪種影響。例如劉軒小時候,在全家一起看電視的場合,父親會要他把電視裡的對話翻譯給不諳英語的奶奶聽,「類似即席口譯,所以我得迅速整理重點和切換語言,很痛苦啊」;如例如每回出遊返家,父親都要求他寫遊記,「我得一面翻字典、一面在稿紙上一個字一個字地寫,很痛苦啊」──但這些劉軒當年覺得「很痛苦啊」的麻煩事,都成為他思考敏捷、語言使用,以及寫作能力的訓練,對後來的人生及工作,都產生很大的助益。

閱讀,當個有用的創意人

「我現在期許自己是個『有用的創意人』。」劉軒認真地說,「有用於社會,或者我所服務的對象,無論是公司、品牌,或者是我的讀者,我都希望可以用創意幫他們解決問題。」

要有創意,就要有多元的知識,不一定要是最新的資訊,但面向要夠廣。「從前我讀比較多小說,我喜歡科幻小說,也很喜歡米蘭.昆德拉和赫曼.赫塞。」劉軒說,「現在還是會想讀好故事,不過現在時間很滿,所以讀的大多會是補充知識的非文學類書籍。」

劉軒目前偏好概念性強的書,例如哈拉瑞的《人類大命運》及《人類大歷史》,或者賈德.戴蒙的《槍炮、病菌與鋼鐵》。「這些書提供了探討歷史的不同角度,」劉軒解釋,「此外,我也讀科普書、人文書,例如霍金、奈爾.德葛拉司.泰森的著作,或者葛拉威爾的《決斷2秒間》⋯⋯簡而言之,就是雜學啦,用科學方法解讀各種現象。」

期許自己成為擁有多元知識,可以用創意替大家解決問題的人,所以大量閱讀;不過被問起影響劉軒最深的作家是哪位時,劉軒先說每本書都有不同收獲、很難說哪作家對自己影響最深,然後才道,「真要選一個,那還是我的父親,劉墉先生啊。」

►►九月店長劉軒讓你不斷進步、為未來做準備!推薦書籍雙書8折!

消費市場裡,處處心理學:

  1. 讓你一看到就手滑──日本熱銷商品打動人心的心理大作戰!
  2. 美容家電正夯──掌握「靠神祕力量變漂亮」的心理
  3. 精品店的經理們都知道:價格不是數學,是心理學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