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青鳥 Bleu & Book

青鳥 Bleu & Book

書與青鳥,在複雜紛亂的塵世中,從書本的青鳥進入靈魂獨處的世界,思考書跟現實的連結、人和作者的知識脈絡並深入自我,從中譜成一幅澄澈靈魂的意象。書店原始建築的三角形窗,傳遞一個人無法獨自生存的,需與大自然孕育共生,青鳥能穿越其中並互補於不同層次裡,在面臨世俗環境中始終堅守信仰。讓閱讀重新定義自己的靈魂,讓書店因獨立而自由。

在風水裡作為青龍的京都鴨川,應該是眾多情侶到京都的「必去」景點之一吧。兩人一跳一接的在鴨川三角洲上跳烏龜,在涼爽的午後來個河邊野餐,傍晚再就著黃昏落日佐一首吉他情歌,望著橙黃的天空轉成嫵媚的紫藍色。夜晚的秋風徐徐吹來時,沿著鴨川緩緩散步,「是到附近的小吃攤吃一碗熱騰騰的拉麵?還是先去澡堂將一天的疲憊洗去呢?」或許這樣邊玩耍打鬧討論著。橘紅路燈在河面上搖曳。

若你不是很鍾情於東京的摩登,大阪的熱情,那麼京都的典雅內斂一定會是你的首選。京都作為日本傳統文化的重鎮,不僅市容擁有嚴格的規範,隨處經過的一間寺廟神社可能動輒都有數百年的歷史。這樣一個新舊並融的城市,一直都是遊客追尋心目中「日式風情」的最佳地點。假如你還沒有找到一個適合的旅伴前往那也沒有關係,不妨這次獨自前往,細細品味一個人的京都,讓自己浸淫在京都古樸的大街小巷中。為了這樣的你,青鳥書店在2017年9月23日請來都市偵探李清志與你分享柏井壽的新書《一個人的京都秋季遊》,讓你跟著秋天的腳步,慢遊京都。

紅葉狩り(もみじがり)

相對於賞櫻的「花見」,日本賞紅葉不用「看」這個字,而用「狩」,「狩」原本是狩獵的意思,會用在賞紅葉則是來自於古時貴族雅士採楓葉至手中把玩吟詠而來,將採這個動作比擬為狩。日本從古詩集《萬葉集》開始,就已經開始有出遊賞紅葉的習慣。櫻花之於春天,能代表日本秋天的植物非紅葉不可了。日文的紅葉有兩種讀音,一種是「もみじ」(momiji),另一種則是「こうよう」(kouyou),前者專指楓紅,而後者則是泛指落葉植物在季節變換時從綠轉成紅、黃等顏色的現象。

根據日本今年的紅葉預報,京都的紅葉最盛期大多落在11月中旬。紅葉預報通常分為三個階段,分別為「色づき始め」(開始變色)、「見頃」(最盛期)和「落葉進む」(落葉期),而不用說,最盛期當然跟伴隨著人山人海的遊客,若不想跟他們人擠人,柏井壽在書裡建議在最盛期轉至落葉期的兩三天後最為理想了;或是找一家人客稀少的小店,問看似店主的老婆婆老爺爺,他們也許會指給你意想不到的私房景點。

「日本的美感之所以這麼發達,正是因為他們四季分明的關係養成了他們的敏感度吧。」李清志在分享會一開始便這樣開頭。春天的櫻花粉、夏天的翠草綠、秋天的葉紅乃至冬天的雪白,日本在這樣的環境下,的的確確發展了屬於自己一套的色彩系統。他也認為京都秋天的賞紅葉,不是僅限於楓樹,更是整個秋天的顏色。而說到賞紅葉,李清志推薦從出町柳發車的叡山電鐵,而其中的「展望列車KIRARA號」更是被稱做「紅葉列車」,座位設計成面窗,讓你一覽窗外的景色。在寶池站分成「鞍馬線」及「叡山本線」的叡山電鐵,李清志與柏井壽更是一齊推薦乘坐駛進深山的鞍馬線,享受尋訪紅葉林的靜幽樂趣。之後,可以選擇參拜繪馬的發源地,同時也是聞名的結緣神社——貴船神社,或是前往鞍馬溫泉讓身子暖和暖和。此外,柏井壽也在書中提到自己的私房路線「京都市37號巴士」,並提醒讀者一定要坐右邊,以迎接接下來在紫明通因為落日照射而呈現神聖金黃色的銀杏樹。銀杏因為飽含水分不易燃燒而有助於防火,而位於西本願寺的銀杏更有「水吹銀杏」的趣聞,在接連火災的時節,銀杏竟然噴水來為了防止寺院遭受火舌之虐。這樣的故事更增添了幾分賞葉時的樂趣。

掬水月在手

比起太陽,月亮總是蒙著一層神秘的面紗。與「水吹銀杏」同樣的趣聞還有銀閣寺的銀沙灘,銀閣寺同時擁有山下的池鏡迴游式庭園和山上的枯山水庭園,穿過銀閣寺垣就會看見向月台和銀沙灘,灘象徵著大海,據說是模仿中國的西湖,而銀沙灘之所以做成傾斜狀,有一說是用來反射月光,照亮對面的方丈本堂,即便這在現在聽起來沒什麼科學根據,意境卻是非常地高深浪漫。

銀閣寺的正式名稱為慈照寺,是以足利義政的法號所命名。銀閣寺是足利義政為了與妻子日野富子逃離政治隱居而建造,相對於金閣寺(鹿苑寺)的金碧輝煌,銀閣寺或許看來單調許多,其實充分展現了心境的平淡和超俗。銀閣寺裡的東求堂,作為義政的喝茶讀書之地,更是日本書院造的起源,也是茶室「侘寂」這種內省、謙卑式日本思想的發源地。支路的途中會看見一個洗月泉,名稱來自於夜晚泉水映照月色時,就好像在洗月似的,多優美的情懷!銀閣寺的主角銀閣正式名稱為觀音殿,由底層的書院造心空殿和上層的潮音殿組成。銀閣寺是以西芳寺作為參照建造的。由於西芳寺禁止女性進入,義政作為將軍,卻無法讓母親欣賞庭園之美,或許這也是建造銀閣寺的來由。月亮一直代表著陰、女性、溫柔等較軟性的特質,而處處有關月亮的銀閣寺,又或許是對母親重子展現的思念之情吧。

【評書青鳥】每一刻光陰都是唯一的永恆──秋天,在京都

Photo Credit: 青鳥書店

侘寂茶室

日本的飲茶風氣在鎌倉時代開始,在當時,仍是上流貴族武士的流行文化。奢華富貴的風氣下,上流人士反而對傳入的禪學思想開始有興趣,因此寂靜、恬淡的茶室風氣漸漸盛行。千利休為草庵式茶室的集大成者,將茶室原本的四疊半榻榻米縮減至二疊之小,將所有的擺設簡化純粹,將空間虛化,分隔為茶室和茶庭,當人們經過茶庭時,便要開始醞釀喝茶的心情,平靜自己的心靈。在茶室入口的小門「躪口」則做成訪客必須彎腰跪爬的大小,就好像爬入另一個宇宙,在這個宇宙裡,人是不分階級的,將世間的繁忙都除去。

李清志說茶屋也可以很現代,日本設計師吉岡德仁在2015年4月於京都將軍青龍殿的大舞台中心,建造了一間玻璃茶屋「光庵」,能俯瞰整個京都市,內部至外部,僅僅透過玻璃做間隔,卻彷彿還是可以感受的風與空氣的流動,在室內卻又恍若在室外,與自然「共生」的概念不覺而至。光庵儘管沒有日式擺飾,日式茶屋精神卻被發揚得更加廣大。

京都人喝茶,有時喝得不是茶,是精神,是過程,是當下的一分一秒,是氛圍的吟繞。而與茶相配的非說日本的和菓子了,日本的和菓子由唐朝傳入並融合自己的文化改良,原稱為菓子,在明治維新時期為了與西方的點心區分,冠上了和字。和菓子被稱為日本文化飲食中的花,命名更是饒富詩意。和菓子水分低於20%時稱為干菓子,大於40%的則稱為生菓子,而最常被稱為藝術品的,便是生菓子了。和菓子隨著四季的變化,會有不同的顏色、造型,小小一個,運用最當季食材,實則融入了整個環境,有些和菓子一年只會製作一次,可說是限定中的限定啊!和菓子重視季節的變化,連名稱也不可忽視,就拿荻餅這種較為家常親民的點心來說,春天稱作牡丹餅,夏天稱為夜船,秋天稱為御荻,到了冬天則稱為北窗,極有當季意境。李清志在講到和菓子時,介紹了位於京都一条通,至今已經營業超過五百年的虎屋菓寮,原本被稱為「禁裡」(皇室限定)的和菓子,現在大眾也可以品嘗到了,一条通的虎屋菓寮建築由內藤廣設計,運用光與景的流動,將新的用餐地和稻荷神社、東藏倉庫和製菓場運用現代的建築工法整合,實為一個新中存舊的最佳範例。

一期一會,相遇無法重來,時光不會重返,每一刻光陰都是唯一,櫻花、紅葉終會落下。如李清志一開頭的的點題,四季分明的日本,正因為環境時時刻刻都在變幻,對於變化是如此的敏感,也是如此的珍惜。轉瞬即逝的脆弱,成為了文化的泉源。他們將這些變化,化作內在的一種永恆。京都作為這些文化的保存地,腳下的每一步,即是時光的閃爍。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去京都吧:

  1. 【日本特派】去京都,帶一本自己最愛的書
  2. 初夏時訪苔寺,豔夏時宿「星のや 京都」
  3. 【書店連線】閱樂書沙龍:京都有太多面向,每次挖掘,就發現更閃耀的寶藏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