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曾聽某編輯說:小說就分兩種,一種叫文學小說,一種叫類型小說。

這說法或許不能算全錯,但肯定不能算對,最主要的問題,在於「文學」這個聽起來好像很厲害的詞,其實在大多數人心裡都定義模糊

沒有人會說經典作品《一九八四》不「文學」,但它很明顯可以歸類到類型小說當中的「科幻小說」;沒有人會說金庸的小說不算類型小說當中的「武俠小說」,但每年到了諾貝爾頒獎季,就會有人爭辯討論金庸有沒有資格得諾貝爾文學獎。「福爾摩斯」系列被認為是文學,那東野圭吾的作品算不算文學?珍.奧斯汀幾乎每部作品的核心都和愛情有關,那它們和數量龐大的言情小說與羅曼史有什麼不同?

或者我們應該這麼問:類型小說要怎樣才能算是「文學」?文學小說又如何能先被讀者或評論家冠上「文學」之名、不以類型標籤歸類?

這樣想來,文不文學,似乎要看「技法」──文學技法用得多的就偏向文學小說,文學技法用得少的就偏向類型小說。但這種說法其實是句鬼話:什麼叫文學技法?怎樣算多呢?例如「比喻」可以算是一種文學技法,但用比較多比喻的作品就其他作品更「文學」嗎?好像也怪怪的吧?

當然,針對先前某編輯的那句話,還會有人問:「啊『小說』⋯⋯不就是一種『文學』喔?

是。小說說故事,電影也說故事,小說想當然爾是一種文學,電影想當然爾不是──這裡的「文學」代表的不是「技法」,而是「形式」,用文字承載故事的小說使用的表現形式屬於文學,用影音承載故事的電影則否。

但話說回來,也有人會說「這部電影拍得很『文學』」;聽到這種形容方式,會讓人覺得「這電影利用影像創造了閱讀的節奏、光影有如字句錯落,在留白處洩露出美感」,還是會讓人覺得「這電影大概很難懂吧」?

可能是分類名目,可能是表現形式,可能是名詞,可能是形容詞,對某些人而言是品質保證,對某些人而言想敬而遠之⋯⋯每回提到「文學」,講的人和聽的人想到的可能完全不同。但「文學」真正的重點,不在用了多麼奇巧的技法、說了多麼複雜的故事,而在透過「閱讀」之後,會留在讀者心裡的某種物事;它既是一種娛樂方式,也是一種嚴肅儀式,最重要的是,它可以協助我們理解自己與世界

或許我們認為自己與文學離得很遠,但如果小時候聽過神話故事、長大後在臉書讀過別人分享的短詩,那麼我們與文學的接觸就比自己想的頻繁;況且,人類社會其實透過無數世代的文學積累形塑,在裡頭生活,我們與文學的距離根本近得就像臉貼著臉。

我們可以對它視而不見。

或者,我們也可以簡單快速地透過一本書來理解。例如《文學的40堂公開課》。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每週電子書最新訊息:

  1. 【一週E書】發現一個不同世界的代價:免費
  2. 【一週E書】從前壞學生和如今好孩子都愛做的事
  3. 【一週E書】長輩教誨時分,讓我們發揮學生時代上課讀閒書的精神吧!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