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陳慧敏

埃默里大學素有「南方哈佛」之稱,該校醫學院有一堂特別的文學課,希望醫學院學生以文學涵養仁醫之心。今年春天,這門課更帶領學生到密西西比州,展開四天的福克納文學朝聖之旅。

這門開在醫學院的文學課,有個奇妙的淵源。這門課的倡議人、當年開課的內科醫師巴丁教授(W. Clyde Partin Jr)在三十五年前仍是醫學院高年級生,跟主修英文的同學共同請求知名的詩人醫師史東三世(John H. Stone)開一門整合醫學和文學的課程,史東欣然允諾。這也是美國醫學院的第一門文學課程,引領美國醫學院開設文學課程的風潮

史東在埃默里大學醫學院和埃默里大學牛津學院暑期班授課,直到2008年辭世。巴丁說,他非常想念史東教授,他讓學生體會到,閱讀詩和小說可以幫助醫者了解病人處境,貼近他們經歷的混亂

四年前,曾協助史東規劃授課大綱,並任講者的沃爾芙金(Sally Wolff-King),建議巴丁復課,這門課得以傳承,繼續開設。

這門課目前有十一位學生,閱讀方向有二,一是鎖定醫生身分的作家和詩人,另一個是非醫師所寫的醫學議題作品。閱讀作品包括:美國女作家韋爾蒂(Eudora Welty)的《樂觀者的女兒》、威廉.福克納(William Faulkner)的《在我彌留之際》、醫師作家謝澤爾(Richard Selzer)的散文集《靈魂的準確位置》(The Exact Location of the Soul,暫譯),以及史東等醫師的合編文集等。

沃爾芙金和巴丁為了讓文學鮮活,特地在今年春季規畫了四天的福克納朝聖之旅,帶著學生和文學同好,一起前往密西西比州,探索這位美國南方文學大師的文學世界。

負責導覽的沃爾芙金說,她在學生時代,就曾跟著恩師沃爾提斯(Floyd Waltins)造訪之地,這也是她研究福克納的文學啟蒙之旅。如今,恩師退休,她成為新的引路人,內心有很多感觸。

沃爾芙金覺得最有意思的是,這次的文學朝聖團團員大多具備醫學背景,大家會在參訪中,七嘴八舌地討論福克納的死因,打開她的眼界,讓她用另外的角度了解福克納。

比如,歷史學家普遍認為,福克納的死因是他從馬背上跌下來,在家拖延數日才去就醫,就醫沒多久就辭世,但沒人了解他是死於心血管問題或肺裡有血塊。而這群團員則用醫學角度則討論他可能的死因,跌倒之後可能出現那些併發症,照護可能出現那些問題,最後成為他致命的原因。

又比如,福克納小說《在我彌留之際》故事主角艾迪.本德侖(Addie Bundren)一開場就躺在病榻上,團員們也是用醫學角度討論她的病因和病況。

計畫主修精神醫學的艾柏納(Andrew Ebner)就說,他們參訪了密西西比Holly Springs墓園,發現到密西西比州在1878年因黃熱病肆虐,當地有兩萬人死亡。同時,他發現,在福克納家門前的小徑,有整排的香柏樹,當時的人認為香柏樹可以驅蚊,他們猜測是否跟這場瘟疫有關。

福克納生前的處所山楸橡樹(Rowan Oak)已成為博物館,是美國國家級古蹟,由密西西比州立大學持有和管理。從大學校園可以Bailey’s Woods步道,大約二十分鐘,就可以抵達他的故居。

埃默里醫學院的文學參訪團,參觀了福克納的故居,進入他喜歡閱讀和寫作的房間,並拜訪福克納的親友,聽他們分家家族故事,瞻仰福克納和其家族的墓園,走過福克納生前生活的街道,行經他日常散步的小徑,體會啟發他創作靈感的景物。此外,也參觀密西西比大學的福克納館藏,看他的手稿。

另外一位團員倪區(Sophia Neitsch)主修比較文學,她說,當她觸摸著福克納《聲音與憤怒》初版,這本書是由福克納媽媽手縫裝訂,就感覺相當有趣,「這旅程幫助我把作者當人來看,一個真真實實的人,這真是很豐富的經驗。」

這也是巴丁醫師從繁忙的看診行程擠出時間,首次參加文學朝聖之旅,他說:「太值得了,能看到啟發福克納靈感的地方,在主角下火車的地方吃晚餐,看在他書上提到的一條路,參觀他帶馬去喝水的泉水」。

他說,作為詩人,這趟旅程給了他靈感,啟發他如何創造角色和關聯性,而作為醫生,他會把這些經驗帶回教室和實驗室,「我相信當我花時間去解讀文學,這會幫助我,懂得如何去傾聽病患,並研究更抽象的概念。」

資料來源:

Emory福克納博物館資訊

文學大師的美國南方生活:

  1. 讀者不付費、出書版稅低,書寫者都靠什麼過生活呢?
  2. 向大衛鮑伊致敬:挑戰閱讀大衛鮑伊的一百本書
  3. 富蘭納瑞.歐康納──美國南方風格的黑色驚悚風景畫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